超棒的都市异能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一百九十七章 兩件案子,意外之人讀書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桂花糕、桂花糕…”
“新蒸得酥饼,烂肉面…”
人流熙攘,吆喝声不断,街道两旁食肆香气裹着水汽翻滚而出,引得路人口水直流。
做为江南首屈一指的大城,颖水城原本就很富足,年前蝗灾解除,再加上声名远播的张真人坐镇,越发显得繁荣。
街角桂皮烤鸭店内,一名黑脸汉子正一口酥饼,一口鸭血粉丝汤吃得不亦乐乎,旁边桌上满是盘子和鸭骨。
满店客人盯着他,眼中满是恐惧,有些已两腿打颤偷偷往外挪。
汉子抬头皱眉,随后哈哈笑道,
“店家莫怕,我只不过肚大能吃,不是什么妖怪…”
店老板咽了口唾沫,小心指了指桌子下。
汉子低头一看,顿时大怒。
只见地下放了个大盆,盆中放了几只烤鸭,一只肥猫正埋头狂吃。
给猫吃肉没什么,吃多点也能以用肚大解释,但这肥猫脑袋带着电光,上下乱动模糊一片,吃的比他还快。
“痴货!”
汉子狠狠一巴掌,肥猫顿时一愣,随后动作慢下,看了看周围目光,还装模作样“喵呜”叫了一声。
汉子一头黑线,
“打包打包,不吃了!”
在店家庆幸的目光中,一人一猫出了小店,拐进暗巷后,身形一闪已然出现在钦天监后院。
汉子当然是张奎,抖了抖身子恢复原样,没好气地训道:
“还说让我带你出去,装个样都不会!”
肥猫尴尬一笑,
“道爷,这不还没习惯么,快把我变回来吧。”
张奎摇头,右手抬起捏了个法诀,一口灵气吹出。
地下肥猫迎风就长,很快变成了十米长的巨兽,毛发斑斓,身上电光闪烁,正是肥虎。
这厮得了造化晋级后,修为一日千里,更是修了天雷神通,万邪辟易。
可惜就是个头太大,张奎想带着出去解嘴馋都是麻烦事,于是就又学了新的技能:喷化术。
这却是假形术的晋级技能,只需一口灵气吹出,就能将物体变化。
若配合移景、招来迩去等术法,就能挥手间变化万千。
但如今各个禁地封闭,张奎暂时没地方弄技能点,所以只能省着用,只升了一级,变化肥虎体型大小足够。
这痴货是个不要脸的,被张奎训斥也不在意,舒坦的展了展腰,迷瞪起眼睛。
张奎摇头无语进了内室。
如今修炼速度明显放缓,但人族正直关键时刻,他也不想引起邪祟禁地注意,所以只能另寻他法。
现在技能点还结余九十多点,正好从靖江水府中搜刮了不少珍贵灵药,若是将炼丹术学满,练出灵丹即便不能金丹七转,也能提升不少实力。
只是高级丹药一炼就是一月,一周后便是中秋,最好等聚会结束再进行。
就在他琢磨的时候,江州钦天监都尉罗继祖匆匆走了进来,弯腰抱拳道:“真人,您找我?”
张奎点了点头,“莱州的事听说了吧?”
罗继祖眼中闪过一丝激动,
“听说了,数位镇国真人计划联合数家之力,成立开元门,统御各州,广招贤才,各种举措闻所未闻。”
“说是门派,但涉及民生更多,还有神道辅助,江湖传言是为新朝开辟准备,天下修士蜂拥而至,都想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就是从龙之功。”
张奎乐了,
火影之傀儡操控师 道武9
“没皇帝,哪来的从龙之功?”
“啊!”
罗继祖顿时一愣。
张奎笑了笑,“此事你日后自会得知,不过那里确实要有不小变化,你是李皇叔一脉最出色者,待在这边大材小用。去莱州吧,那边才能大展宏图。”
罗继祖眼中微光闪过,知道张奎是在提点他,连忙弯腰拱手。
“多谢张真人,卑职愿意去,不过手头还有两件案子,处理清楚才能走。”
“哦…什么案子?”
张奎眼睛微眯,随意问道。
他来江州,主要是为了监控将军墓,平时钦天监的事很少过问。
一则罗继祖精明能干,二则有了神道符箓和老黄派来的黄鼠狼,钦天监战力大增,那些小妖小鬼作祟,轻易就能处理。
是什么让罗继祖这么重视?
罗继祖不敢怠慢,连忙拱手道:“回禀张真人,这第一件是盗尸养尸案,一伙妖人豢养僵尸被我们擒住,查明后发现黑市中有人大量往澜州运僵尸,背后很可能与杨家有关。”
“杨家?”
张奎眼中带上了一丝煞气。
杨家是澜州的镇国家族,和那澜江河伯一起侍奉邪祟。
他所镇守的江州,和赫连伯雄镇守的莱州,中间只隔着一个澜州,若是打通,就能依靠运河串联。
莱州如今闹的得风风火火,杨家既不加入,也不吭声,反而暗中大量祭炼僵尸,显然是有了图谋。
不过杨家不算什么,这件事可能最终还要落到元黄身上。
想到这儿,张奎微微点头,
“这件事无需理会,且由他们蹦跶,我中秋回来自会处理。”
“是,卑职明白。”
罗继祖也不多问,继续说道:
“这第二件事,却是和您有关。自从王家勾结妖邪被您处理后,大多数子弟分散乡野,属下暗中派了谍子潜伏监视。”
“监视他们干什么?”
张奎笑道:“我斩杀王朝先一家问心无愧,其他人却是不知情,况且当时也说了,来报仇我认,不过生死自负。”
罗继祖苦笑道:“您宽宏大量放过他们,但监视他们,也是卑职的责任。”
“这王家大部分人都安分守己,但也有一小撮贼心不死,最近谍子发来密报,他们似乎得了什么依仗,正在暗中打探您的消息。”
“依仗?”
张奎冷笑一声,指尖剑光缭绕。
抗战之时空要塞
人族的镇国哪个不认识,还会有什么依仗,无非是邪祟而已。
他巴不得来找事的越厉害越好,现在技能点积攒不易,却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
暗夜无光,夜风寒凉,淅淅沥沥下起了秋雨。
夜色中,河边矗立着一座小村庄,房屋低矮,古老安宁,其中一间黄泥砌筑的土屋窗户内,透出昏黄的烛光。
房内坐着几名年轻人,虽衣着普通,却各个气宇轩昂,呼吸绵长。
而床榻上,正盘坐着一名美少妇,运功打坐后吐出一口黑雾,正是原江州镇国王朝先的小女儿王薇灵。
她眼中闪过一丝激动,
“仙师所传术法确实精妙,这阴骨剑气比我原先所学厉害了数倍。”
其他年轻人互相看了看,也是满欣喜。
只有其中一名眼神阴婺的少年恨恨说道:“厉害又如何,那奸贼术法通天,凭我们根本无法报仇。”
其他人也沉默下来,一脸愤恨。
对于张奎来说,是公私分明,只斩杀参与者,其他人无大恶,没必要打杀,放一马也无所谓。
但对于这群原先的天之骄子来说,却像从云端落到了泥里。
没了锦衣玉食、没了充足修炼资源、更要忍受奚落,跟以前看不起的江湖人士抢饭,对张奎的怨恨一天比一天深。
这群人中,或许只有王朝先的女儿王薇灵是家破人亡,一心报仇。
她面无表情问道:
混沌天经 微微鸿气
“子坤,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一名年轻人听到后,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打开后,里面是一枚宝玉,几滴晶莹绿水被封在玉石中。
他面带得意笑道,“虽然王家堡被那奸人侵占,但我却通过密道暗中将这玉髓偷了出来,定会让仙师满意。”
“好!”
王薇灵大喜,“我这就给仙师送去,只要她养好伤,定能助我们除掉张贼!”
说着,她起身接过锦盒,也顾不上缠绵细雨,出了门消失在夜色中。
门外,隐了身的张奎摸了摸鼻子,感觉有些好笑。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自己铲除妖邪,却在别人口中成了张贼,果然是屁股决定脑袋。
他问清地点后,反正也闲的没事,正好趁此机会看看,什么东西想作祟。
想到这儿,身形一闪,很快追上了王薇灵。
只见她小心翼翼进了后山一个山洞,随后跪下举起了锦盒。
“仙师,玉髓已经拿到,还请助我们报仇。”
洞内石台上,一名身着黑纱,赤足绑着铃铛,体态妖魅的女子睁开了眼,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没想到你们真有此物!”
说着,随手一招,锦盒顿时飞到了手中,拿起玉髓,面带欣喜把玩。
跟进山洞的张奎脸色有些古怪,这女子竟然是滇州虿国的三公主。
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为躲避虿国丞相监视,逃离了滇州,怎么又受伤躲在这儿,还和这群破落户混到了一起。
王薇灵见三公主满意,顿时期盼地说道:“仙师,那…”
“知道了,知道了…”
虿国三公主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不就是个人族的镇国么,蝼蚁一般的杂碎,我养好伤就去料理了他。”
“呵呵,好大的口气!”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二女悚然一惊,三公主更是眼中绿光闪烁,到处探查,“是谁!”
张奎缓缓显出了身形,哈哈一笑露出森然白牙。
“来来来,老张就在这里,你想怎么料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