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二百八十六看書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你能想象得到一个男人明明不爱你,却一直装作爱你,等你死了他是什么样的一副嘴脸吗?欧阳,他又一次刷新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他让我觉得男人才是世界上最绝情的物种,男人才是世界上最不值得被爱的东西。
“就撒在这儿吧,她之前不是最喜欢往这边走,最想留在这吗?”欧阳掀开骨灰盒,将骨灰倒入苟艺慧曾经想要跳湖自杀的金湖里。他没有一丝丝的留恋,动作娴熟,像是演练过似的。那个几百块钱买的盒子,也被他随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走吧。”他掸掸衣服,又抖了抖双手。
我还想着苟艺慧至少应该有个体面的葬礼吧,她生前那么多的好友,欧阳怎么说也得让他的发妻走的体面一些吧?没有,我想象的全都没有。甚至连一顿散伙饭都没吃到。
“我送你吧,”欧阳和许飞相继离开后,我坐进车里,头趴在方向盘上,突然萧邦坐进副驾驶。
“你怎么上来的?”
“你啊,车都不锁。”
“我没事,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那我可不放心,你别再想不开,万一你要…”
“你关心错人了,我们早就没关系了,就算我有什么,也用不着你操心,下去!”
轮回1984 海桐
“不下。”
“我叫你下去!”我大吼,我终于绷不住了,我泪如泉涌,我头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痛哭。“为什么啊?啊?凭什么啊?凭什么男人犯了错,女人就得死?好好活着不行吗?不行吗?!男人都是贱骨头!明明有老婆孩子,明明有家,为什么非要去外面拈花惹草?为什么啊?呜呜呜……”
“你知道她有多怕疼吗?当初我们去纹眉毛,明明上了麻药,她都疼的哭了。你说,她割腕,她怎么这么狠心对自己?她那么爱惜自己的头发,她一根不剩的全给剪掉了,她是不是傻啊?你说,她为什么要这样!”
“都是欧阳和她家逼的,钱钱钱,整天就知道钱。没钱就不活了吗?凭什么所有事情都要她以恶个人扛啊?欧阳不也外头有人吗,他怎么不去死呢?为什么她要死啊?同样都犯错了,同样都偷腥了,同样都愧对于家庭和孩子,他怎么不去死啊?他才是那个该死的人!”
“还有你,你看看现在的你,跟他们有什么区别?当初是谁说要保护我一辈子的?是谁哭着跪在地上死也要娶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丢下我和小宝不管不顾,凭什么你在温柔乡里酣睡我要大半夜抱着发高烧的小宝去医院打点滴?凭什么叫我一个人承受这一切?当初你说好,咱们一起白头偕老的,你为什么要中途下车?!为什么!你和他们一样,你们都是一类人!你们都是坏人!!坏蛋!!!”
我哀嚎,我怒吼,我使劲捶打萧邦。我觉得已婚女人真的怎么过这一生都逃不过命运安排的苦。
“对不起,小贝,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对不起,我该死,我该打,只要你心里能好受些,你打我吧…”
无限之史上最强主神
我趴在方向盘上,我多想停止这无助的哀怨和哭嚎,可是,我就像是呗一个怨妇附体了一般,我说着自己都不愿听的怨言,我留着自己都不愿擦的眼泪。苦涩的……
路上行人匆匆过
没有人会回头看一眼
我只是个流着泪
走在大街上的陌生人
如今我对你来说
也只不过是个陌生人
看见我走在雨里
你也不会再为我心疼
曾经心痛为何变成陌生
我只想要和你一起飞翔
管他地久天长
名门盛宠:诱妻入局 小思绪
只要曾经拥有
我是真的这么想
曾经心痛为何变成陌生
爱情就像人生不能重来
这些道理我懂
可是真正面对
教我如何放得下
如今我对你来说
也只不过是个陌生人
看见我走在雨里
你也不会再为我心疼
曾经心痛为何变成陌生
我只想要和你一起飞翔
管他地久天长
只要曾经拥有
我是真的这么想
曾经心痛为何变成陌生
爱情就像人生不能重来
这些道理我懂
可是真正面对
教我如何放得下
我走在大街上,像个游魂和幽灵一般,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眼睛肿得鼓鼓的、红红的。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他们从我身边经过,还会小声嘀咕,一定是在说我。
知道萧邦在外有人的那天起,我经常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大街小巷。大概有一个多月吧,如若不是小宝和那群宝妈们,我可能也早就变成一把灰,被萧邦开心的扔进某个湖或者某条河里了。
“对不起,是我失态了,你下去吧,我自己可以回去。”
“小贝,我,”萧邦欲言又止。
“我们,我不会离婚,也不会与你重归于好,我不会为了小宝而迁就你的过错。错了就是错了,我要你的一生都活在愧疚中,这是你欠我的!下车!”
萧邦下了车,我并未启动车子,我上了锁,我继续闭上眼,靠着座椅,默默流着泪。何苦呢?放过他岂不是更好?为何要这样死死揪着不放?我到底在做什么?为何我会有如此强的报复心?
“小温啊,你在哪儿啊?”欧阳的妈妈打来电话。
“阿姨,我马上到家,实在不好意思啊,你再帮我看一会儿小宝。”
“你快回来吧,阿姨年纪大了,实在是看不了仨孩子啊,你说你们一个个的都跑出去,叫我一个老太婆整三个孩子,我怎么顾得过来呢?快回来啊。”
“好,我马上回来。”我擦了眼泪和鼻涕,深呼吸,启动车子,朝家赶去。
我的家,算不上豪华,但至少是一尘不染、窗明几净的,当我开了门,走进来,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沙发上乱七八糟,餐桌上堆着中午他们的剩菜残羹。此时,三个孩子为了抢玩具正大打出手,有吼声、有哭声。“你松手我先拿到的!”
“不,这是我妈妈给我买的,他是我最爱的玩具。”
“你再不松手,我要打你了!”
“那我也打你!”
“哥哥,我们一起打他!”
“好,打你!打你!松手,打你!”
“我咬你!咬死你!”
我听到小宝哇的大哭,我还听到欧阳妈妈在训斥小宝,“一个玩具,给哥哥怎么了?快松手,再不松手,秋源哥哥还会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