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28t精品小说 臨淵行 txt- 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杰 -p24FSh
臨淵行

小說臨淵行临渊行
第二百四十章 魔中之杰-p2
如此荒诞,如此离奇,让他有一种悲哀的感觉。
薛青府怔了怔,目光中充满了狐疑:“在宫中?”
裘水镜淡淡道:“老师有所不知,学生将薛家二圣的功法都研究透彻,再加上老师在朔方动手时,暴露一身修为和神通,你的三圣之身,对我来说没有秘密可言。再加上前些日子,老师赖以长寿的《真龙十六篇》被苏少史公诸与众,虽然时间尚短,但这些日子学生还是从中看出许多破绽。”
他曾经是一个瞎子,但心底敞亮,而东都这些高手,这些世家大阀,明明眼睛好得很,但却装作瞎子!
————今天是水镜先生的生日,来起点,点击下方作者的话,就可以给水镜先生投票,嘱咐领勋章,赞助星耀值,为裘水镜迎来起点的末页封推!
苏云四下看去,只见天空中的确有阴影在展翅飞行,应该是神通所化的羽翼。京城中能够看出这一夜凶险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因此都在等着这一战。
“薛青府来了。”
如此荒诞,如此离奇,让他有一种悲哀的感觉。
苏云顾不得与她争辩,向丞相府别院看去。
那是人魔啊,天底下最邪恶最具魔性的可怕生物,所过之处灾难降临,死伤无数,为何自己反倒觉得她才是唯一干净的?
“水镜先生的变法,真的有用吗?真的可以救这个国家吗?”
裘水镜面色淡然,道:“白天时,我一剑刺入棺椁,便察觉到棺椁中的是个死人。真正的温丞相已经金蝉脱壳。你以为你与他联手,却不知他将你丢在这里,让你送死,而他则直捣黄龙,前去弑帝。而这一切……”
在他这个位置观望,几乎将下方一览无余。丞相府别院中又是灯火辉煌,更是历历在目。
“陛下要等的,是棺椁中的人。”
“薛青府来了。”
莹莹对这些倒不放在心上,道:“我感受到了人魔,还有邪恶扭曲的人性。”
苏云看着这一幕,突然只觉莫名的恐惧涌来:“一个可怕的地方!在这个充满权欲的大都市里,这不是一场暗地里的刺杀,而是一场光明正大的谋杀!”
“我曾经对陛下说,对付老师有六成胜算,不过老师第一个前来,那就是九成。”
苏云四下看去,只见天空中的确有阴影在展翅飞行,应该是神通所化的羽翼。京城中能够看出这一夜凶险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因此都在等着这一战。
诡异的是,别院中只停着一口棺椁,别无他人。
苏云定下心神,心中默默道:“倘若水镜先生的变法,无法改变元朔,那么我的道路呢?我的道路是什么?”
“陛下要等的,是棺椁中的人。”
苏云身边,梧桐赞叹:“裘水镜,人杰也。即便是堕落成魔,也是魔中之杰!”
“再加上老师与温丞相一战受伤极重,就算换脸,也无法换性灵,老师的战力,十成去了六成。因此,学生有九成胜算。”裘水镜下了结论,道。
“可是水镜先生说得对,他是元朔这个时代里唯一一个能够拿出章程,来救这个国家的人。左仆射拿不出来,薛圣人也拿不出来,温丞相那一套更是胡闹。”
苏云一颗心紧张起来,尽管他知道裘水镜极为强大,但守着温关山棺椁的,毕竟是薛青府薛圣人,毕竟是三圣一体的韩君,葬龙陵案的最终胜利者!
因此这是一个大好时机,一举扫平所有政敌,推行自己的变法之路!
“等一个人?”
棺椁中,一具尸体躺在那里,正是温关山的尸体!
他看到了人魔梧桐,梧桐也感应到他。
薛青府一张脸渐渐沉下,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诡谲的是,裘水镜仿佛没有看到他们,而黑暗中的其他人也仿佛都看不到彼此,更看不到裘水镜。
在这个夜色中,一切都是黑色,只有灯火与她的红裳映照出别样的颜色。
但这具尸体,全然没有生机!
诡异的是,别院中只停着一口棺椁,别无他人。
“水镜先生进去了!”莹莹道。
他曾经是一个瞎子,但心底敞亮,而东都这些高手,这些世家大阀,明明眼睛好得很,但却装作瞎子!
他的肩头衣衫耸动,莹莹从他脖子下钻出来,探出头张望。
臨淵行
但这具尸体,全然没有生机!
那里灯火通明。
苏云心中微动,四下搜寻,终于看到了少女梧桐。
难道是自己的道心不够稳固,在不知不觉中被梧桐这个人魔影响了?
只是薛青府的到来,没有多少人能够预测到。
“可是水镜先生说得对,他是元朔这个时代里唯一一个能够拿出章程,来救这个国家的人。左仆射拿不出来,薛圣人也拿不出来,温丞相那一套更是胡闹。”
裘水镜的境界只是征圣,印证圣人绝学,开辟自己绝学的境界,会是薛青府的对手吗?
他们虽然隐藏在暗处,但是根本瞒不过裘水镜这样的高手,也瞒不过同样隐藏在暗处的其他人。
苏云身边,梧桐赞叹:“裘水镜,人杰也。即便是堕落成魔,也是魔中之杰!”
在这种情况下,薛青府反而是实力最强的那个!
街道两旁的黑暗中,一个个高手屏住呼吸,不敢有任何动作。
“水镜先生的变法,真的有用吗?真的可以救这个国家吗?”
薛青府一张脸渐渐沉下,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
苏云一颗心紧张起来,尽管他知道裘水镜极为强大,但守着温关山棺椁的,毕竟是薛青府薛圣人,毕竟是三圣一体的韩君,葬龙陵案的最终胜利者!
今晚有风,书怪莹莹尽管有翅膀,只可惜是纸做的,因此只能钻到他衣领里躲避。
下一刻,红裳在苏云面前拂过,少女梧桐赤着脚行走在金色的神仙索上,脚趾夹着绳索,免得掉下,迈步向他走来。
在他这个位置观望,几乎将下方一览无余。丞相府别院中又是灯火辉煌,更是历历在目。
那里灯火通明。
裘水镜淡淡道:“老师有所不知,学生将薛家二圣的功法都研究透彻,再加上老师在朔方动手时,暴露一身修为和神通,你的三圣之身,对我来说没有秘密可言。再加上前些日子,老师赖以长寿的《真龙十六篇》被苏少史公诸与众,虽然时间尚短,但这些日子学生还是从中看出许多破绽。”
“不知道水镜先生是否预料到薛青府会参与到这一战中。”
更加诡异的是,丞相府别院四周,一条条四通八达的街道两旁,阴影之下,到处都是人!
薛青府怔了怔,目光中充满了狐疑:“在宫中?”
因此这是一个大好时机,一举扫平所有政敌,推行自己的变法之路!
他看到了人魔梧桐,梧桐也感应到他。
薛青府怔了怔,目光中充满了狐疑:“在宫中?”
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情绪,这是一种怀疑,怀疑裘水镜是否真的能力挽狂澜,挽大厦于将倾!
裘水镜摇头道:“老师的预测出错。陛下不在这里,而是在皇宫中。”
那是人魔啊,天底下最邪恶最具魔性的可怕生物,所过之处灾难降临,死伤无数,为何自己反倒觉得她才是唯一干净的?
“况且,温关山可能还未死!”苏云呼吸有些急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