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宿主 愛下-第五百八四節 原因相伴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宿主
这样的文化引导无法产生效果,只会适得其反。与其把精力投入到这些不着调的方面,不如谨守职责,利用基地仅剩的生产车间,做好唯一可控的人工降雨。
天浩发出长长的叹息,问:“为什么你会知道南方大陆上的白人数量众多?为什么你知道他们的科技更加先进?”
“我都说了这是九百多年前的最后一次信息传输。”暴民尸体没有避开话题:“锁龙关南面曾经有过一个二级基地。那里有着从大毁灭时代遗留下来的一个大型探测器。”
天浩再次怔住,继而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狂喜:“大型探测器……真的?”
文明时代各国发射的卫星数以千计,密密麻麻围绕着地球,形成一个巨大的信息传送网。大型探测器就是在此基础上产生,以接收卫星信号为基础,进而由核心电脑对这些信息加以分析,从天空到地面形成详细的数据化图像。
一台大型探测器监控范围可以扩大到文明时代整个亚洲大陆。这还只是单点式探测的结果,如能结合卫星进行同步遥感,监控范围可以囊括整个地球。
如果有一台仍可以正常运转的大型监控器……天浩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倒也没那么冷酷无情。
“那个探测器已经没用了。”从死亡暴民口中吐出来的话语冷漠又冷酷:“它的残存部分只能监控附近的一个白人定居点,也就是被你们称之为“神威要塞”的那个地方。”
天浩心中一动,连忙问:“这个探测器与甲二十二型号陆战机甲……我指的是守护神,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
“既然你这么问,看来已经见过守护神。”尸体发出干巴巴且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甲二十二型陆战机甲……真怀念这个名字啊,没想到那么多年了,居然还能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个词。”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天浩脸上神情凝重:“它是什么时候……它为什么会变成守护神?”
“如果我说这是个巧合,你相信吗?”暴民尸体反问。
“如果解释合理,我会相信。”天浩回答。
“那台陆战机甲的战斗序列号与探测器吻合。既然你拥有“甲”级权限,就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探测器在灾难结束后深埋地下,它一直从那里发出侦测信号,详细记录了地面,也就是神威要塞所有白人的存在数据,源源不断发给远在锁龙关北面的陆战机甲。”
天浩皱起眉头:“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它们只是在执行固定程序。”暴民尸体回答:“从文明时代就植入电脑的战斗程序,对“敌人”这个词有着详细的解释。外族,拥有压倒性战争力量,综合实力足以征服并消灭我们种族的群体,都是我们的敌人。当然,还要加上一条注解性前缀————对我们抱有敌意,无法融合共存的外族。”
天浩微微颔首:“守护神为什么不越过神威要塞直接攻击大陆南方?”
“有三个原因。”暴民尸体回答:“首先,那台陆战机甲不是万能的变形金刚。它有能源限制。零部件老化,能量储备不足,武器系统破损严重……这一切限制了它的活动范围,也导致它在每次战斗结束后必须返回修理车间再次充能,而且需要不少于十年以上的时间。”
“其次,是对于“敌人”这个概念的判断。我们都不喜欢外族,对异族的战争早在上古时代,也就是公元前几千年就已经开始。对异族的战争充满了征服与杀戮,但谁也不可否认,被灭掉的异族越多,我们的族人就越安全,国家乃至族群的综合实力也会随着战争胜利逐渐变得强大起来。然而随着时代变迁,战争已不是唯一解决矛盾争端的手段。族群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很难单纯以“敌人”作为界定。尤其是经济与技术方面的合作,决定了“我们必须从异族当中寻找合作者,进而成为朋友,以及合作伙伴”。这就像小时候曾经欺负过你的那些人,甚至可能是你的同学,你在成长过程中对他们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报仇雪恨的心理陪伴着你从小长大,一年又一年,忽然等到某天同学聚会,忽然发现那些欺负过你的人也在其中,而且他们也在成长,拥有比你更强的力量,更多的钱,穿着打扮也彰显富贵……呵呵,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愤怒的摔门而去?搬起椅子打破他们的头?还是拔出刀子对着他们狠狠捅过去?”
“这样做很鲁莽不是吗?他们既然可以成长到这样的高度,就意味着他们身后有着比你更高,甚至你难以望其项背的家庭、朋友圈,甚至更高级的关系网。就算你一直锻炼身体,体格强健,能够用拳头狠狠教训他们一顿,以此作为对当年被羞辱的报复。但接下来你就必须面对来自他们的反击。这是全方位的反击,会让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土崩瓦解,会波及你的家庭,甚至还会把你永远打入社会最底层,永世不得翻身。”
“你无法选择,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冲动与愤怒必须死死压制在心中,在脸上堆起微笑,让他们认为你是老同学,是可以接近的朋友。迷惑他们,使他们对你再无敌意,尽可能融入他们的那个圈子,进而把能用的力量拉拢到自己身边,让你变得更加强大,占领经济与科技上层,厚积薄发,在关键时候向对方发起进攻,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天浩沉吟着微微点头:“你说的这些我很清楚。你的意思是,电脑程序限制了守护神的行动能力?”
“我是基地的最后幸存者。”暴民尸体发出低沉的叹息:“以前的“我”告诉我,她在最后的日子里,得到了控制基地外部武器系统的最高权限,其中就包括那部陆战机甲。对于战争本身,中央电脑严格执行从文明时代就输入的程序。主要是来自两方面的标准:第一,对手综合实力明显不如我们,如果他们愿意合作,可以考虑接纳。如果对方表示的敌意大于友好,那就开启最高战斗权限,直接将其灭族。”
“第二,对手综合实力强于我们,而且呈现出很高的倍数等级。这种情况下就必须执行“有限战争”程序,主动进攻对方实力较弱的区域,造成区域压制,迫使对方在放弃部分利益的情况下签订停战协议,维持对峙局面。你很清楚大陆南方的局势,五大王国加上教廷,他们的人口数量太多了。那台探测器虽然又老又旧,却可以通过对神威要塞内部人员的活动,以及数量,对南方大陆综合实力做出准确判断,陆战机甲正是以这些数据为依据,在历次战争中只打到神威要塞以北就不再前进。”
天浩若有所思道:“它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给我们的族群争取时间?”
暴民尸体机械的问道:“你以为一台陆战机甲的储备能量可以维持多久?就算在状态最好的情况下,它最多只能从锁龙关走到大陆南面,而且这还是在中途没有发生过战斗的前提下。兵器只是一种战争工具,很难成为决定性的因素。”
“最后,陆战机甲无法直接进攻南方大陆的第三个原因,是探测器功能大幅度减弱,无法给与正确的指向。从文明时代至今过去了太久,时间能毁灭一切,再强固的机械也不例外。”
天浩从地上捡起损毁的无人机,正视着摄像头,认真地问:“你还能坚持多久?”
这句话问得很突然,暴民尸体一时间无法做出回答。过了很久,死者才发出疑惑的声音:“你指的是什么?”
地府神职
“现在的你,只是延续了最初的思维和记忆。如果这就是所谓的“长生不老”,你还要维持下去吗?”天浩问得很认真。
“是的。”暴民尸体没有犹豫:“这是我的职责……我无法改变,因为最初的“我”已经做出决定,尽管记忆灌输器残存功能已经不多,可是最核心的那部分足以对复制人造成主观意识影响,永不改变。”
天浩叹道:“除了天气,你无法改变任何事。”
“你要把我从地下挖出来吗?”暴民尸体问:“我感觉你的态度比之前变了很多。你想干什么?”
“你相当于被关在监狱里面,无法出来。”天浩诚恳地说:“如果……我说的是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离开那个地方。”
“赫赫……”死者发出的笑声令人头皮发麻,却可以听出何永飞并无恶意:“其实我有过离开这儿的想法,只是现在我已经没有了那样的念头。我曾经很孤单,就像漂流荒岛的鲁滨逊,那怕一只猫,一只鹦鹉都能成为我最亲密的朋友。人在绝望的时候总得做点儿什么,后来我给自己制造了一个朋友,一个丈夫,一个爱人。”
天浩敏锐地问:“一个男性复制人?”
“我有着正常人所有的需求。”暴民死者认真地说:“别担心,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类型,记忆灌输是确保复制人思维形态最重要的固定模式。他会永远爱我,永远服从我的命令。”
天浩对此无话可说。他在沉默中注视着摄像头:“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需要那么多的粮食?”
大国师说过,北方暴民每年要求上贡的粮食多达两百万吨。如果没有这笔数量庞大的贡品,部落的日子会更好过,人口数量也更多。
“没想到你连这个也注意到了。”暴民尸体认真地说:“这是之前的“我”精确计算后的结果。粮食是决定族群人口数量的基础。国家强盛的根本原因来自于粮食,更多的存粮意味着生养众多,同时可以组建更多的军队。然而无人机监控结果显示各部落生产力低下,人口数量长期徘徊在固定区间。没有卫星,无人机的监控范围很小,我只能对它们进行有限遥控,无法操纵它们远距离观测并寻找更多的可用资源。以前的“我”做出了征收粮食的决定,可能……这是我的猜测,因为记忆灌输就是这样,现在的我无法知道以前的“我”做出这一决定究竟以什么为依据。也许她认为一定程度的粮食减少有助于推动战争,迫使各部落联合起来离开锁龙关南下。”
“为了推动战争?”天浩觉得这理由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无人机监听过各部落高层会议,按照他们的说法,大陆北面没有硫磺,也就无法制造火药,可我绝从不相信这种话。”暴民尸体言辞变得激烈起来,语气仍然机械:“这不是停滞不前的理由,为什么他们不能转换思维,越过锁龙关,到大陆南面寻找硫磺产地?战争是文明延续的一种方式,就算在人口方面居于劣势,也没有科技方面的优势,但只要敢打敢拼,总会在战争中找到新的出路。”
“所以你以要求上贡的名义,缩减各部落的粮食?”天浩眯起眼睛问。
“饥饿是促使人类变得疯狂的原因之一。”暴民尸体回答的理所当然:“两百万吨粮食的确很多,但不会给各部落的生存造成影响。地里收获的粮食就那么多,想要得到更多就必须南下,进攻富裕丰足的白人。”
这理由不能说是有错,但其中涉及的问题也很复杂。天浩一时间难以反驳,毕竟其中有合理成分,尤其是这名最后的基地守护者所站高度不同,看待问题并作出判断的依据区别很大,自己无法责备对方。
“我不会给你那么多的粮食。”天浩冷静地说:“但我可以给你维持生存的基本供应。”
“我这里什么都不缺。”暴民死者回答:“既然你发现了我,也还算坦诚,我也应该对这种友善表示回应。”
天浩对此感到很意外:“你要送我一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