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 愛下-第八百一十五章 雕像與面具熱推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只是,亚戈的抵抗,却再一次落空了。
精华都市言情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八百一十五章 雕像與面具相伴
那晦暗的黑色阴影,仿佛不存在一般,他的力量,从他身体内延伸出去的、宛如星光一般朦胧,互相纠缠绞合的银色丝线,直接从那阴影中穿了过去。
不好!
在最后的关头,亚戈紧急编织了一个简易的悖论迷锁,就被黑色阴影裹入其中,卷入了阴影的漩涡之中。
……
当亚戈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而自己,再一次从银鸦的姿态被梦境,被那阴影的力量包裹,变成了一个年轻人。
悖论迷锁没有完全生效。
亚戈
眉头微微皱起,亚戈看了一眼随着自己苏醒过来而开始出现不稳定的阴影。
不过,亚戈并没有立刻脱离这些梦境力量,这些阴影的包裹。
虽然被阴影包裹、被这些力量包裹,会有一些负面的状况,比如思维迟滞之类的情况,但是,对比一下,又会发现,在被阴影包裹的时候….
更准确地讲,是在被阴影包裹且清醒时,那股通过概率途径,通过戏命师之牌感知到的“压制”感,会没有那么强烈。
他也确认了,这并不是被阴影笼罩时的那种和思维迟滞类似的、对感知上的影响。
被阴影包裹时,压制的确没有那么强烈。
只是,付出的代价到底值不值得?
思维迟滞是代价之一,而另一个代价…..
与戏命师之牌融合的意识,能够察觉到,自己身体靠近外层的部分,被“同化”的速度加快了。
付出这样的代价来降低压制和那避开那不明机制的阴影漩涡,到底值不值得?
亚戈现在还不知道,但是,他的确不能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躲避阴影漩涡上。
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宝石”,为了蓝血宝石。
他仔细扫视了一圈。
他正身处于一间酒吧内。
而在他的周围,是一群群各种打扮的男女。
当然,还是男性比较多。
唯一的共同点,大概是这群人的脸上,都有遮盖面部的遮罩物。
为什么这个梦境世界的人,脸上都有遮面的、像是面纱一样的东西,这一点,亚戈并不清楚。
那在遮面上刻画的、类似无限符号的东西,代表那位“夜之主人”的徽记,又是什么意思。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南非巨頭-第八百一十五章 雕像與面具
现在能够自行思考的他,当然能够认出这个徽记。
这个徽记,并不是他记忆中某一个教会的徽记,符合对应的,的确只有也就是在废墟圣殿之上的那些雕像。
不过,他有个问题。
废墟圣殿之上的那些雕像,是来自黑钟学会,还是来自“迷途者”?
这点,亚戈也无法判断。
比如,看门人面具在面具形态的时候,其内部是有文字,有符号的。
但是,在钥匙形态下,是没有文字,没有徽记符号的。
按照自己目前得到的信息,迷途者的遗物受到了“异端造物主”和“断罪之主”两人的改造。
面具上的徽记,是这两人留下来的徽记。
这些雕像都是佩戴着面具的,那么,雕像本身也应该是这两人改造过面具之后才出现的。
在那两人之前,应该没有雕像——
这是最简单的可能。
但是,假如,假如说,“断罪之主”和“异端造物主”这两人对面具的改造,有……模板的话。
是的,亚戈的猜想里,还有这个可能。
那些雕像不是在迷途者遗物被改造成面具后,而是被改造成面具前就有的。
这一点,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佐证。
并不是所有的迷途者遗物都被改造成了面具,但是,废墟圣殿上的每一座雕像都有佩戴面具。
难道说那些雕像只是“断罪之主”和“异端造物主”两人试手用的方案?
这种可能性亚戈并不觉得有多高。
而且,还有一种可能….
只是这种可能….
算了,亚戈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开。
现实…..不,物质界里的“历史”是否真实,这一点也是他目前无法确定的。
至少,和星辰之蛇应该有某种联系,甚至就是信仰所谓“占据了属于‘梦境之蛇’的尽头之塔”的神明的永夜教会本身,到底应该分到哪一方也是无法确定的。
他还没有掌握到足够的情报用以判断。
不过,在他一边思索,一边观察周围,尝试通过戏命师之牌沟通阿蒂莱,向她寻求“指引”的时候,在这间酒馆的边缘处,有两人的交谈声,引起了亚戈的注意。
两人的穿着都是普通平民,不过身形比较健壮,像是和罗格一样的搬运工人。
而且……不仅仅是形体轮廓,从那遮面下隐约透出的五官轮廓,可以依稀看出类似……
这人是?
亚戈稍微提起了一些心思,仔细聆听。
“…..我反正不去,那地方怪的很,你要去自己去。”长得和罗格有些类似的搬运工人拒绝道。
“为什么不去?那么好的活。”另一个看上去应该年龄小一些,但也是中年人的壮汉道,“要不跟我换换。”
闻言,那长得和罗格有些像的壮汉似乎有些诧异:
“你是真的不知道?”
“怎么不知道。”那人回应道,“那些家伙就喜欢说这些。”
“一群没力气的懒汉,找点借口搪塞雇主而已。”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銀鴉之主 愛下-第八百一十五章 雕像與面具展示
那人的回应中带着些许不屑的意味:
“怎么可能真的有怪物,有的话,他们还回得来?就算不是他们为了偷懒找借口,为了拿更多钱找的借口,也只是因为路远,搬得太累看什么都觉得是怪物吗?”
“谁知道是什么东西,路边的石头树木野兽都可以是怪物。”
话语中不屑的意味到最后越来越强。
听到了他这样的描述,那长相和罗格有些类似的壮汉也是一愣:
“是啊,如果真的有怪物,那群家伙怎么会连受伤都没有……”
壮汉嘟囔了一句之后,精神都是一振,猛地坐直了身体。
看着他的样子,那人点头道:
“对头,而且,你没有仔细想过,这些把东西搬去教堂的工是不是都一直都是那群人在送?”
“一边喊着有怪物有怪物,但送来送去还是他们那群人。”
教堂?
亚戈也确认了,两人谈及的,的确是教堂。
教堂,又是教堂。
那个教堂在这个梦境世界里,到底是什么地位?
自己之前的判断,有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