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峽谷正能量-第八百四十八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發育?熱推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上路,李秀峰看到对面的上单打着打着,忽然人没了。
他又没全图,当然不可能立马知道对方是去野区当资本家剥削打工人了,第一时间还提醒了下队友小心Gank。
不过在对方回到线上后,看了眼对面的补刀,李秀峰心中顿时了然。
这就是对面韩式上野合体?他心中腹诽,脑海里却突然叮的一声。
“新任务触发,生成中。”
骤然听到这声脑海生出的系统合成声,李秀峰不由愣了下,自从“联盟第一人”任务的进度在S冠拿下后没有完成后,这狗系统就有点神隐了。
要不是脑海里随时可以打开的系统面板,李秀峰甚至都怀疑这些是不是一场梦了,不过狗系统这个随机触发的任务却演绎了什么叫做虽迟但到。
“普通任务——没有人比我更懂发育。”
“对手向你发起了挑战,没有人比你更懂发育,用补刀压制对手,结算时间二十五分钟或比赛结束,成功奖励五百基础积分,失败视完成度进行惩罚。”
啊哈?
我有那么懂吗?
李秀峰见状不由愣了几秒,脑海里下意识了浮现出某个海外爱国游子的音容笑貌和标志性的手势,脸色忽然变得古怪了起来。
发育吗?
片刻后,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转头看向了打野小笼包。
“峰哥?”
小笼包察觉到了目光。
“包弟。”
李秀峰语气诚恳。
小笼包闻言心中却是一个哆嗦。
这怎么感觉不太对?
很快,他就知道了原因。
因为他的石头人已经没了。
船长脏野比吸血鬼可要方便多了,两个火刀一个二连桶,炸碎了石头人后打小的基本上不会掉太多的血量。
而这场比赛华夏队在紫色方,上半区除了石头人红buff外还有F6。
顺带一说,船长其实打起F6来更快,就是距离有点远,暂时不方便去。
小笼包看着惨遭毒手的石头人傻眼了。
下一刻,他却忽然想起了什么,目光一下子死死地盯住了对方的野区。
你妈的,为什么!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小笼包有点搞不懂,作为一个打野,对方是怎么做到放弃自己的发育去养一个上单的。
难道是爱的供养吗?
不提小笼包内心的吐槽,对面韩国队的比赛席上,Canyon的脸上充满了坚毅,眼中闪烁着狠辣的光芒。
没错,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
华夏队的上路难抓,这是从一年前那次MSI上就被世界各大赛区所认识到的事实,并且无数不信邪的人都亲身上去体验过了,然后被摁在地上摩擦。
Canyon作为韩国新一代野王,他来这次世界赛上,自然也或多或少地听过这些传闻,但让他因此什么不做放弃抓上。
对不起,不可能。
所以他上场比赛抓了上路,然后…R了个假猴。
换成心高气傲的头铁打野,或许这场比赛会继续抓上,上路死磕到底,不抓死抓崩抓残废你不算完。
Canyon也算是个心高气傲的野王,但他却并不头铁,而且思维极为活跃。
抓上的目的是什么?
装比吗?
那确实…不对,抓上的根本目的是要帮自家上单起来,在前期拿到足够的优势。
那现在我帮上单刷野一样让他起来,那不就是相当于间接抓上吗?
后台,韩国队的教练金有善在微微错愕后,脸上却是露出的欣赏的光芒。
因为这个战术并不是他安排的。
Canyon这小子…
是个大才啊!
……
华夏解说台上,三个解说看到上半区的情况也面面相觑了起来。
“这…两边的打野都这么感人的吗?”哇哇怔了下,忍不住摇头苦笑地说道。
“这就是团队精神啊。”
米乐忍不住笑着说道,“这里我检讨一下自己,说实话,这次世界赛一开始骚粉换小笼包我是有点担心的,但现在看来多余了,最起码骚粉那个越南土匪就不可能这么让资源。”
哇哇一听也笑了,乐呵呵地说道,“哈哈,确实啊,骚粉的男枪更不能把整个召唤师峡谷当野区,小笼包在这方面就看得开多了。”
这时,夕桐忽然面色古怪道,“等等,我怎么感觉…小笼包看上去有点无奈啊。”
这话一出来,哇哇和米乐嘴角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你这是在说我峰哥是队霸咯?
……
两边上路疯狂发育,中路卡特和卡牌六级前似乎也波澜不惊。
导播的镜头很快给到了下路。
这场比赛韩国队的下路是女警和锤石,这个组合对线其实是比较好压人的。
女警手比大多数ADC都长,锤石的三个技能也是让女警的手长如虎添翼,说起来这一套是有点针对Kake的。
韩国队的教练知道Kake喜欢玩一个非常规上单,那如果他们那个女坦什么的,保不准对面再来一手辅助腕豪。
韩国队的辅助又不可能玩这些骚的,毕竟两边辅助的功能不一样。
BeryL在队伍里是真的要充当一个服务者的角色,否则韩国队的体系就无法形成闭环。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峽谷正能量笔趣-第八百四十八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發育?看書
在这种前提下,他们就必须要避其锋芒,避开自己辅助的弱势,用强势的对线型ADC来决定下路局势的走向。
不得不说,韩国队的想法很不错。
可惜Kake这场比赛走了寻常路,拿出个常规中又带着那么一丝丝不一样的卡尔玛辅助,和下路的轮子妈组成了“双妈”组合。
这两个英雄的特点就是手长,消耗能力强,顿时把对方女警赖以生存的优势一下子覆盖了,这能打得过那才是怪了。
下路抢二级的时候,华夏队这边取得了先手优势。
对面锤石后撤不及时,吃了扇子妈一发强化Q,又被轮子妈的回旋之刃刮了个来回。
要知道,锤石虽然相对肉一点,但一级的锤石能有多肉?
这一波消耗打下来,锤石虽然没交闪现,但血量也被消耗得七七八八,身上的两瓶血药直接嗑完了。
难受啊!
前期血量少,俩瓶药下去虽然差不多能把血条拉回来,但这才刚上线,锤石嗑光了药下面还怎么对线?
好家伙,下路爆发小宇宙了?台上的解说和场下的观众也看得一愣。
今天的比赛下路优势的情况倒是少见,没想到这场比赛中上稳健,下路倒是一开局就站了出来。
“打的好啊K哥。”
野区忽然传来了小笼包的声音。
Kake闻言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被舔的一天,那种丝滑的感觉让他有点迷醉。
原来被舔是这种感觉。
峰狗岂不是每天都那么丝滑吗?
他绷紧嘴角的笑意,刚刚摆摆手谦虚一声“不至于”。
没想到就在这时,小笼包又满是感慨地说道,“下路如果能起来,这把就能帮上路的峰哥分担一点压力了,峰哥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了。”
啊这…
Kake顿时背后的冰刀洞穿了。
尼玛…
现在舔人还带声东击西的?
……
韩国的解说台上,看到韩国队下路出了问题,韩国三个解说中的女解说也担心了起来,但中间那个男解说却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
“我觉得,这对于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他忽然开口,旁边俩解说都是一个愣神。
机会吗?
“Showmaker需要一个突破口。”男解说有条不紊地继续分析,“卡特这个点,在中路肯定是很难打开突破口的,对线单杀卡牌太难了,一张黄牌就能打断你的大招。”
“噢,你的意思是下路劣势,游走下路吗?”旁边的女解说问道。
“那这样的话,卡牌六级随时可以飞支援啊。”另一侧的男解说也有些疑惑。
不料中间那个男解说听了他们的话,却是微微一笑,“妥了,怕的就是你不支援,卡特这个英雄只要抢占了先机,支援到了就有用吗?”
听到这话,旁边俩个解说都愣了一下,是这样的吗?
……
还真的就是这样。
新版的卡特琳娜比老版的拥有更强的持续作战能力,而且一旦打起来,那就是一台无情的收割机器。
哪怕打断了大招他也可以利用击杀的小技能刷新,不断的捡匕首刷被动打伤害。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卡特的小技能前期其实比大招拥有更高的伤害,根本不怕你卡牌一起下来。
那韩国队前期就不管下路了吗?
事实上,Canyon皇子这个打野英雄拿出来,就算上半区给上单喂发育,哪里有不抓人的道理?
没看到就连国电战队EDE的打野厂长拿出皇子都能二级抓下吗?
而Canyon通过喂上单野怪这种方式,间接的Gank了上路后,他这场比赛一直在寻找更多的机会帮助其他路,成为前期的节奏发动机。
上路不用看了,前期不可能去抓。
中路倒是有机会,可是卡牌不给机会,对方似乎是有点怕Showmaker的卡特,一直都是控线补刀。
相比之下,卡特这英雄倒是有点难控线。
他的匕首是弹射性质的,丢出去就要弹个四下,E过去就是一朵盛开的莲花,能控住线才有鬼了。
这样一来,能抓的似乎只有压线的下路了。
可看着对方下路的姿态,Canyon谨慎地微微眯了下眼。
他是个老打野了,心里很清楚的知道别人让你看到的机会,那不叫机会。
自己打出来的才叫机会。
下路看似兵线压得比较靠前,谁知道后面会不会有个打野在呢?
万一在的话,那他去抓下就是给对面带节奏了。
上路的Nuguri似乎看出了Canyon的纠结,平时他是不太会管打野的,自己对线打好就完事了。
可这场比赛不一样,为了让打野更加乐观积极地对自己进行爱的供养,Nuguri云淡风轻地说道:
“先别急着抓人,这场比赛我在上路,拖得越久,我们的胜率就越高。”
他的语气说道最后,给人一种谈笑间敌人覆手可灭的感觉。
打野Canyon闻言不由眼角抽了下,这尼玛你吃了野怪当然不着急,我急啊!
当然,这话也是想想,毕竟鬼王Nuguri的吸血鬼可是有着百分百胜率的不败战绩,他不怀疑对方的凯瑞能力,就是特么有点费队友。
听到上野的话,中路的Showmaker嘴角却是微微翘起,对Canyon说道:
“用不了那么久,等我一波技能,我带你去抓人。”
“抓下?”Canyon一愣。
和中单一起去下路,似乎机会挺大的,但卡牌和对面打野随时能支援,他们两人贸然抓下似乎也没太多好处。
这时,Showmaker却微微一笑,“只有下路能抓吗?”
Canyon一愣,旋即忽然反应了过来。
是了,在LCK很多以刺客成名的中单选手都有自己的外号,比如Faker当年就被称为“辅助杀手”。
而Showmaker,
他的外号是“打野克星”。
……
“现在比赛时间已经六分钟了,我们可以看到最先到达六级了是双方的上路,两边都不分先后啊,而且两个上单的补刀也是遥遥领先。”
解说台上,米乐忍不住笑着说道。
旁边的哇哇也有些诧异地说道,“我一直听说Nuguri这个选手是个风格偏激进的打架型选手,没想到线上的补刀也如此稳健,吸血鬼这英雄前期可不怎么好补塔刀啊,但我全程看下来几乎没看到他漏刀的。”
“嗯,不过峰哥的补刀也不少。”
夕桐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李秀峰,“目前峰哥领先了对面五刀,还是优势的,而且船长技能被动有额外金币加成,这么来看峰哥要更赚一些。”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同样的装备,吸血鬼和船长在团战中能发挥的效果却是不一样,吸血鬼的威胁说实话要更大一些。”
“嗯,不得不说,这场比赛的局势有点平缓啊,放在上一场比,这个时间点场上估计早就好几个人头了,这场却连一血都没有爆发。”
“……”
其实不仅是台上的解说,场下的观众也都看得有点昏昏欲睡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国队中路卡特的动向却是让众人精神一振!
他在往对面的下半野区走,身后还跟着一个皇子。
反野?
还是抓下?
随着导播的镜头,谜底很快揭晓,华夏队的小笼包正在打蓝buff。
此时,中路左手的卡牌在清线。
如果按照正常流程,等酒桶把红buff打得差不多了,卡牌往这边靠近一点,一发Q就能隔墙收掉自家的蓝buff。
但意外发生了,卡特的出现,无疑是让小笼包见状微微一愣。
下一刻,皇子的EQ二连已经将正在W喝酒的酒桶给击飞了起来。
“别慌别慌,我来了。”中路左手发现不对,第一时间往野区走。
小笼包也回过神来。
对啊!
我一个酒桶还怕卡特?
酒桶无论是E技能还是大招,都能分分钟让卡特这个回旋转的女孩旋转不起来,还能让她分分钟螺旋升天。
然而接下来,当双方真正交手的时候,画面却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弹射之刃!
瞬步!
不祥之刃!
死亡莲华!
瞬步!
一整套技能几乎转眼交出。
刹那芳华间,无数匕首如同盛开的死亡莲华一般在地上朵朵绽放,以一种无与伦比的速度撕裂了酒桶肥美的身体。
而酒桶的肉弹冲击却被对方十分轻盈而灵巧的跳动着身体躲开。
更让他窒息的是,在扔出大招想将正在旋转的卡特炸给卡牌接球时,却又被对方自己打断大招E技能躲开。
最后皇子一个大招盖下,匕首在卡特的手掌翻绕了一圈,反手一刀插下。
“KR-Showmaker击杀了CHN-XLB!”
“FirstBlood!”
Showmaker拿下了一血。
现场的观众席上寂静了那么一瞬,下一刹,犹如惊雷般炸死了一阵兴奋激动的掌声和尖叫!
回来了!
那个刺客之王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