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海賊之禍害 愛下-第二百零二章 身陷泥沼的青雉推薦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海贼之祸害
诚如拉斐特所说。
在战斗中救下两个无辜平民,不过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而这个说法,又侧面彰显出了拉斐特能够百分百战胜德雷克的信心。
正因为如此,拉斐特才会在德雷克露出破绽时,放弃了以偷袭方式一击结束战斗的机会。
在拉斐特看来,无论战斗过程是怎样的,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看来是我最慢呢。”
即使不回头,拉斐特也能依据身后传来的动静,得出同伴们的战斗已经结束的判断。
“可不能让船长久等呢,就在一分钟内解决你吧。”
拉斐特平举杖剑,上半身向着塞壬形态转变,杖剑剑身上荧光浮动。
德雷克神情凝重,却是萌生了退意。
共同来到德雷斯罗萨的大部队已经被莫德海贼团击倒,那他这个海军卧底,又怎么可能死战到底。
就在德雷克生出退意时,拉斐特的攻击来到了眼前。
一抹笔直凌厉的剑光,直抵德雷克眼眸深处。
“斧咬。”
德雷克眼神一凝,双面斧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黏住了拉斐特的剑尖。
锵——!
锵鸣声起,一缕火花绽放。
“破绽……”
顺利黏住拉斐特的杖剑后,德雷克握在另一只手上的西洋剑,径直刺向拉斐特的胸膛。
这种情况,除非拉斐特弃剑,不然只会吃下德雷克这直指要害的一剑。
危急的抉择时刻,拉斐特如血般的唇角挑起一个夸张的弧度。
他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
“幻剑。”
“!?”
德雷克的身体骤然一颤,视野在毫无征兆之间天旋地转。
一两秒前,明明已经消逝的斧剑锵鸣声,却犹在耳畔边上,直接闯进脑袋里。
向前伸去的手臂,乃至于刺向拉斐特的西洋剑,都在一瞬间扭曲成了不停旋转的漩涡画面。
“这是什么能力……”
电光火石之间,德雷克心生疑惑,身前却是突兀一凉。
很熟悉,是剑刃斩开身体的触感……
疼痛感随之产生,通过神经,被脑袋所接收。
天旋地转加之扭曲的视野,在这一瞬间恢复了正常。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从自己胸膛喷溅向前面的鲜血。
德雷克眼中一片茫然。
这一记附带了武装色的攻击,给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但古代种赋予了他极强的抗击力,令他在受击之后,还能保持清醒,并且立稳身体。
“嚯嚯。”
拉斐特神情平静看着受到致命伤却没有就此倒地的德雷克,并未感到意外。
因为这种场面,他太熟悉了。
在和吉姆对训的时候,吉姆早就向他展示过了古代种的卓越抗打能力。
不过,也就是补上几刀的事。
拉斐特准备给德雷克补上几刀,以此结束这场战斗。
然而,德雷克却是右脚一蹬,朝着城镇方向狂奔,沿途撒落了不少血迹。
落败而逃,很正常的现象。
“……”
拉斐特眼皮一抬,想要尽快结束战斗的他,只能无奈的张开翅膀,追了过去。
…..
玩具之家大门外的街道上。
莫德和罗并肩而行。
贝利蹲在莫德的肩膀上,时不时就回头看向玩具之家的大门。
好不容易再见到大姐头,结果没聊几句就又要分开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如今大姐头是革命军一员,有黑掉堂吉诃德家族大量军火的任务在身,自然没办法和他们叙旧太久。
贝利恋恋不舍。
莫德目视着前方,平静道:“事情解决了,该拿的东西也拿到了,还是快点离开这里比较好。”
在玩具之家内和桑妮他们分别后,莫德随便找了个房间,让罗将童趣果实取了出来。
砂糖作为宿主,自然免不了一死。
就这样,存放在影匣内的恶魔果实达到了十三颗之多。
而港口那边,可是还有几颗古代种等着他们去取。
细数下来,这一趟抛开经验收益不说,单到手的恶魔果实,就是一笔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
罗没有说话,而是回头看了眼玩具之家。
临走之前,他们特意毁掉了隐藏在地下的工厂,还顺手解放了一批被堂吉诃德家族奴役的小人族。
解放小人族倒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反倒是灭掉堂吉诃德家族和旱灾杰克,以及摧毁掉工厂的事情,肯定会大幅度加深凯多的怒火吧。
但事已至此,继续未雨绸缪也没什么意义了。
罗在心里轻叹一声,想到了被莫德放走的紫罗兰。
“就这样放走那个女人,真的好吗?”
话里的那个女人,指的就是拥有瞪瞪果实的维奥莱特,而原本的身份,实际上是德雷斯罗萨的王族成员。
“没什么不好的。”
莫德知道罗指的是谁,抬眼望向港口的方向,轻笑道:
“她毕竟是德雷斯罗萨的王族成员,而且是知晓‘真相’的少数人,有她在的话,很多事情,不至于在事后被人肆意篡改。”
罗道:“说是这么说,但是让民众对海贼感恩戴德,本身就是一件不怎么现实的事。”
“罗,我可没这么想过,相比起被民众感恩戴德的这种无足轻重的小事,我更不想看到的,是海军借势去掩盖失利一事。”
“啊?这可不像是你会去考虑的事吧,莫德。”
“很奇怪吗?”
莫德笑了笑,意有所指道:“可能是这种事情我‘见’得比较多,所以有点抗拒。”
“……”
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沉默了。
他倒是觉得瞪瞪果实是一项很不错的能力,尤其是用在【据点】之上,可以说是全方位的监控能力。
所以,就算没必要去取出维奥莱特体内的瞪瞪果实,也不能这么轻易就错过……
软硬兼施,威逼利诱都好。
将维奥莱特绑走,可以说是有利无弊的一件事。
但莫德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那他也不好说什么。
莫德和罗并肩行至中央街道,能清楚感觉到从两侧建筑里望过来的一道道视线。
砂糖一死,施加在数万个玩具身上的能力效果,也会一并消失。
这些玩具,有的是本地居民,有的是海军,有的是海贼,但更多的是德雷斯罗萨的王国士兵。
当他们恢复原样后,德雷斯罗萨的许多地方,都爆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轰隆!”
前方街道左侧的一栋建筑的墙壁,忽然被从里到外一击破坏。
伴着隆隆声,墙壁碎块散落在街道上,掀起一阵尘雾。
“妈的,总算恢复自由了!”
尘雾中,传来一道愤意难平的粗犷男声。
数息后,一个赤着上身的健壮男人从尘雾里走出来,手里拎着两个中年男女,似乎只要稍一用力,就能扭断这对中年夫妻的脖子。
“老子可是悬赏金5千5百万的大海贼,竟然在这种破地方陪你们玩了三年的过家家。”
男人微微低头,冷漠看着拎在手里的中年夫妻。
“现在收取报酬也不算晚,就拿你们的命来抵吧。”
被男人狰狞可怖的眼神盯着,中年夫妻嘴唇哆嗦着,惊恐万分的他们,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回想起这三年来的糟糕经历,这个自称大海贼的男人,神情愈发冷漠,慢慢加重手上的力道,想用这种方式,让中年夫妻慢慢窒息而死。
忽然,男人只觉得胸口一疼,有点使不上力。
“呃?”
男人缓缓低头,只见胸膛处鲜血侵染开来,且丝毫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
“身体……好冷……这是……怎么回事……”
力气飞快流失,男人愕然倒地,逐渐模糊的视野里,只看到了街上正在远去的两个男人的并肩身影。
这两个人,自然是莫德和罗。
随手解决掉了一个渣滓,对莫德而言,就像喝了一口水似的稀疏平常。
反倒是从各个方向望过来的视线,以极快的速度缩了回去。
无论是以什么立场去行使杀戮和暴力,总归都是一件能让正常人为之胆颤的事。
莫德和罗渐渐走远。
一两分钟后。
街道两侧的建筑里,才陆续走出人。
…….
另一处的街道上。
德雷克顶着伤势,在街上狂奔。
只要远离西边的港口,其余方向都有可能为他带来一线生机。
即使机会渺茫……也绝不能坐以待毙。
强烈的求生意志,反馈到了德雷克的肢体上,以至于狂奔的速度,居然正在稳定提升。
“除了西边港口,还有哪里有船……快仔细回想起来,嗯?”
正在狂奔的德雷克,瞳孔骤然一缩。
前方的街道上,拐出了两道令他无比绝望的身影——莫德和罗。
莫德看着面露绝望之色的德雷克,淡淡道:“动静那么大,我还奇怪是谁呢。”
说着,视线往上一抬,看到了从空中追击而来的拉斐特,顷刻间就理清了缘由。
拉斐特也看到了莫德,顿时不悦看向德雷克的背影。
虽然是将德雷克打得落荒而逃,但就这样被船长直接撞见,总归是称得上办事不利。
“罗。”
莫德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伸出右手,掌心上释放出一簇火焰形状的影子实体。
罗瞬间会意,当即默契十足的张开领域。
“room。”
领域张开,覆盖了整条街道。
随后,罗将莫德掌心上的实体影子和德雷克交换了位置。
百分百擒拿!
唰——!
被转移位置而来的德雷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莫德钳制在手中。
神仙般的操作,令德雷克当场傻眼。
完了……
德雷克冷汗漱漱而落,深感绝望。
拉斐特从半空中落在莫德身旁,眯着眼睛道:“先砍断他的四肢吧。”
话音未落,拉斐特已是抬起手中杖剑。
只待莫德一声应下,他就要发挥优良传统,将德雷克的四肢卸下。
“啊啦啦……”
莫德正想点头,但青雉人未到,声音先到。
青雉携着一阵冷气而来,以部下的姿态请求道:“船长,可以将他交给我处置吗?”
“行。”
莫德想都没想就将德雷克抛向青雉。
青雉抬手缓住德雷克的身体,讶然看着毫无半点迟疑就应下自己请求的莫德。
拉斐特见状,眼中的不悦更加明显。
作为最早追随莫德的人,他感受到了危机感。
罗眉头一蹙,却没说什么。
“尽快跟过来。”
莫德越过青雉,留下一句话后,向着西边港口而去。
拉斐特和罗紧随在莫德身后。
只是越过青雉的时候,拉斐特和罗各自瞥了一眼青雉。
待莫德他们走远后,青雉默默放下了不知所措的德雷克。
“你……为什么?”
死里逃生的德雷克,惊疑不定看着青雉。
原以为就要丧命于此,结果峰回路转,竟是被青雉当着莫德的面保了下来。
青雉仰头看向晴空白云,没有回答德雷克的问题,而是自言自语似的低声道:“啊啦啦……下一次,可不能再这么任性了。”
“什么?”
德雷克一怔。
青雉低头看向德雷克,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淡淡道:“还不走吗?”
“……”
德雷克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不再多言,也没有就此解除人兽化形态,朝着相反的方向狂奔。
青雉默默目送着德雷克的远去,旋即慢慢转身,看向莫德去往的方向。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么干脆,反倒显得是我过头了,对吧,船长……”
青雉抬手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
莫德对他的有求必应,反而让他无所适从,甚至有些苦恼。
刚才拉斐特和德雷克战斗时救走两个平民的举动,以及对德雷克所说的几句话,也有被他看在眼里。
虽然加入莫德海贼团的时间并不长,加入的目的也不怎么纯粹,但现在……
怎么有种一脚踩在了沼泽上的感觉呢?
青雉在原地沉默了良久。
相处时间不长,但他从莫德的身上,或者说,站在他的角度上,能够感受到莫德有别于其他大海贼的独特魅力。
“嘛,顺其自然吧。”
过了一会后,青雉双手插兜,眼神逐渐变得慵懒起来,迈步朝着港口方向而去。
港口。
战斗已经结束。
但这里还有以茶豚为首的一队海军,虽然没有交手的意思,可氛围总归好不到哪里去。
莫名僵持下,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直至莫德来到港口,诡异的氛围,才兴起了明显的变化。
海军的队伍,明显有些躁动不安起来。
“罗,取出他们的心脏。”
莫德没有理会茶豚他们,指挥着罗将战败的杰克和润媞的心脏取出来。
罗依言照做,将杰克和润媞的心脏取了出来。
“拉斐特、吉姆、乌尔基、霍金斯,亚瑟,你们负责清理地上这群晕过去的人,其余人,做好出航准备。”
“了解。”
所谓的清理,自然对这些被莫德霸王色震晕过去的堂吉诃德家族的成员和百兽海贼团的船员进行补刀。
这也符合莫德一贯的行事准则。
但这种赶尽杀绝的行为,落在更倾向于将海贼投入推进城监狱的茶豚等一部分海军眼里,就显得有些残暴了。
想是这么想,他们倒不会替这群即将被补刀致死的海贼感到可怜,只在一旁默默观望着拉斐特等人的补刀行为。
数分钟过去。
清理工作进行得差不多。
而就在这时,港口外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艘最高规格的军舰。
这艘军舰离港口尚有一段距离,但有一道紫色的身影,脚踩某物腾空而起,先一步朝着港口飞来。
几乎就在同时,港口上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时间看向那道紫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