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一章比試四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想到宁宇说的话,敛下脸上的笑意,显出一丝凝重。她顿了一瞬,才慎重的开口,“风鹤楼出了何事,为何宁宇说风鹤楼已经没有了。”
清风呼吸一窒,看了一眼凰久儿又迅速移开,垂下眼睑,半晌才诺诺开口,“久儿姑娘若想知道,就亲自去问主子吧。”
说完,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垂着头退到一旁。
风鹤楼的事他不敢说,也不想说,不能说。
主子若想让她知道,定会告诉她,但他不能擅自做主,替主子说。
凰久儿微张着粉唇,讶异的看着他。一瞬之后,缓缓的放下帘子,终究是沒有再问。
她又想了想,忽然噌的站起来,潇洒的走了出去。
冷璃看着凰久儿出来,眼睛忽的一下就亮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眉眼一扬,语气轻佻,“哇,还真藏了个美人。”
墨君羽眸光渐深,转过身,果然看到凰久儿已然下了马车。他哪里还顾得上其他,长腿阔步迎了上去。
冷璃眸珠微转,闪过一丝兴味,迈步也快速的朝凰久儿奔去。
众人看着两个相约决斗的人,一个眉眼含笑,一个虽戴着面具,看不出神情,但面具下那快咧到耳后根的薄唇,已然暴露了他的好心情。
两人意气风发,不约而同的朝同一个女子走去。
这妥妥的两男争一女啊。
众人脑子里又开始了自我脑补剧情。
有人欢喜有人忧。
再次被忽视的宁宇气的满脸通红,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但是被他自以为的教养强行摁回去了。
再有,冷璃这一离开,跟着他一起的水月就显得尴尬无比。
她一直都知道冷璃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他身边的女人数不胜数。对他来说女人只是个泄欲的工具,仅此而已。
但是看到他对另一个女人有了浓厚的兴趣,心里还能平静的毫无波澜,她自问做不到。
她也心知以冷璃那样唯我独尊的性子,她要是表现出一丁点不满的情绪出来,恐怕也没命回魔族了。
所有,她尽量让自己保持得体又大方的状态,那样子真真有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风范。
围观里面有家室的男子,不免拿这样的水月跟自己家里成天挑三拣四,只知道争风吃醋的婆娘们相比较。
真是明珠对石头,牡丹花对狗尾巴花,根本没法比。
怎么自己就没这么好的命,娶到这样的媳妇啊。
还有一人看到凰久儿从风鹤楼楼主的马车内出来,那是想当震撼。
此刻她的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凰久儿。
一身淡粉色长裙的凰久儿一如既往的出凡脱俗。步履悠然,翩翩而来。
周身仿佛有淡淡的光华,看的周彤眼睛微眯了眯,似是被那耀眼的光华灼的微闪了一下。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居然有这么出尘的气质,她心中好一阵嫉妒。
既而她似是又想到了什么,缓缓露出一抹笑,意味不明却又让人胆战心惊。
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知墨公子知道了还会不会喜欢她。
周彤越想越得意,似乎已经预见到这个女人被墨公子毫不留情抛弃之后的凄惨景象。
这样一憧憬,她脸上的的得意之色怎么也盖不住。
再说另一边,墨君羽看见凰久儿出来高兴之余又有些紧张。
他也不知自己紧张个什么劲,明明两人除了最后一步,差不多什么都干过了,但见到她还是如同第一次见到自己喜欢的姑娘那般悸动。
他快步迎上去,但眼角余光不经意的瞥到满脸春风,笑的一脸骚包的娘娘腔,脸色一沉。
这个娘娘腔跑过来做什么,久儿又不是来看他的,麻烦不要上来刷存在感。
他加快速度,冷璃扫了他一眼,也暗暗加快速度。
但是起步晚了的冷璃终究是没斗过占有优势的墨君羽。
墨君羽拉过凰久儿,将她藏于身后,扬眉挑衅的看了一眼落后一步的冷璃之后,转身,留个他一个冷俊的背影。
“久儿,你怎么出来了?”墨君羽双手抓着凰久儿的胳膊,定定的看着她。妖冶的银狐面具下是一双深情又炽热的眼睛。
凰久儿能感觉到灼热的眼神,仿佛要将她灼穿般,情不自禁的脸颊也染上了些许红云。
她有些羞色的微微侧开了脸,却瞧见他身后缓缓探出一个圆圆的脑袋,冲着她妖娆一笑。
还伸出手,热情的挥了挥,说出了一句讨打的话,“小美人,几天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凰久儿脸色一青,这厮还真特么的不要脸,她跟他很熟吗?一副自来熟模样是闹哪样?
长的好看又怎样?长的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长的好看她就非的要理他?
凰久儿毫不客气的送了个白眼给他,就又看见他夸张的捂住胸口,脸上的神情还不待她仔细的瞧清楚,视线就被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墨君羽挡住。
头也被他轻轻的按住,埋进他坚实而宽阔的胸膛,冷冽的男性气息夹杂着他身上沉稳馥郁的龙涎香,扑入鼻腔,使心中为之一荡。
娘娘腔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勾搭他的女人,还将久儿的注意力给勾了过去,当他吃素的。墨君羽表示不能忍受。
他微微侧身,漫不经心的陈述出一个事实,“冷公子你的女人在那边。”
久儿是他的,麻烦离远一点。
冷璃气息一窒,随意扫了一眼水月,即而毫不在意的说,“我的女人都是很通情达理的,他们不会在意的。”
墨君羽:…谁管你的女人在不在意,问题是他在意,他很在意,他非常在意。
冷璃挑眉,唏嘘道,“我说,我只是来跟小美人打个招呼,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顿住,思考了一瞬,笑的贼兮兮的继续说:“你该不会是怕小美人被我迷住吧。毕竟像我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可是没有几个女人不喜欢。”
他又往旁边挪了一步试图将自己暴露再次暴露在凰久儿的视线里。
可是他挪墨君羽也挪,始终将凰久儿捂的严严实实,宽大的袖摆几乎遮住了她半个身子,脑袋也被挡的只能见个乌黑黑的头发顶。更别说想瞧一瞧美丽的容颜了。
冷璃气的差点捶胸顿足,在墨君羽耳边嗷嗷叫个不停,“你,你,你讲不讲道理,久儿姑娘又没有嫁给你,你管这么宽做什么?她想见谁有她的自由,你这样拘着她,未免太霸道了些。”
“聒噪!”墨君羽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低头柔声询问怀里乖的不行的久儿,“久儿,你想见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