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s4w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十方武聖-120 進展 下鑒賞-m9sq2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魏合心中回忆,自己在天涯楼里翻找的大量资料武学。
还真有这么一门武功,他见过,名为化血掌。
也是邪道高手所创,最高层次是入劲。
此武功能强行将自己体内兼修的其他印血,溶解化为养分,变成化血掌一种印血。
兼修这条路,并非只有魏合探索。
在资料中,有无数的先辈也前仆后继,摸索过,碰撞过。
虽然他们都失败了,但无疑给魏合留下了很多宝贵的经验。
‘但我记得,化血掌转化后的印血,入劲后威力极弱,攻防都极差,而且此功法进展极慢。还需要特殊的其他引子材料。’
魏合心中估测。
不过化血掌虽弱,但其中炼化其他印血的方法,很不错。
魏合站起身,缓缓一握拳头。
强大的气血鼓荡下,只是这么轻轻一握,他便感觉自己气力比以前大了不少。
不是印血功法带来的力量,而是纯粹自身的力气。
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练过武的天生力气。
“还不够。”
‘无用的印血不能解除,这点做不到,就极可能会对我身体造成隐患。’
魏合想到这里,从大石头上跳下,没做停留,直奔千蝠水榭的天涯楼。
入劲后最大的一个好处,对他而言,就是天涯楼免费了。
虽然里面他发现了,最高就是入劲层次的秘籍,但足够了。
对他现在来说够用。
趁去豫北町还有一些时间,再去查看一下资料。
天涯楼内,二层。
那老头子脚搭在桌子上,睡眼朦胧,脑袋歪向一边在打瞌睡,身上一股浓浓的酒臭味。
魏合轻轻从其身边上楼,来到鲸洪决的书架前,迅速拿出鲸洪决,开始背书第二层。
迪迦神話
很快,第二层记忆下来,气血强大运转下,精神旺盛,记忆力也强了不少。
魏合又开始翻阅关于化解印血,和尝试劲力方向的研究功法。如化血掌。
城管的蓬莱游记 云海奇中
一本本功法,很快被他不断翻找,不多时,他居然真的,在邪道功法书架上,又找到了一册奇功。
这奇功名:秋鹿决。
其功效,便是一名武道前辈,为了探索功法劲力之间互补性,研究出的试探性功法。
按照功法册子前言记载,这门功法是那名叫秋鹿道人的前辈,为了围剿当时的一名强大对手,研究出来的,测试诸多功法劲力互补的技艺。
这门功法,让他从大量武功中,选出了最合适围攻对手的五种功法,并以此找到了这五门功法对应的五名高手。
于是他一一对应,前往邀请,运用各种条件,手段,终于将五人汇聚到齐,成功击杀大敌。
魏合如获至宝,拿起秋鹿决,细细翻阅。
这门技巧对其他人来说,或许只是鸡肋,但对他而言却是无上宝典。
当然,能被天印门收录在第二层,都是有不小价值的。
秋鹿决显然是为了用来培养互补武道入劲高手所用。
这样一来,无论是联手对敌,还是结阵杀敌,都能起到很大效果,
毕竟互补劲力,代表的不只是一加一等于二,很可能是一加一等于三。
魏合仔细阅读。
这秋鹿决,其实是很复杂的一种气血运用手段。
它基于人体结构五脏六腑的认知,提出了耳垂模拟这个概念。
‘耳垂如倒挂胎儿,五脏六腑各有对应,四肢头颅均有枝末。如此,可为试血之处。’
这便是秋鹿决的核心。
它将两个耳垂,当做人体全身,然后用一丝丝气血,在其中构建一个简单的劲力结构。
即,从元血,到印血,到劲力,中间的转换结构。
致我们阳光灿烂的未来
这样一来,以舍弃一点点元血为代价,很容易便能练出劲力。
然后两边耳垂一次修炼两种印血,试错后的印血便将其打散散功,顶多就是损伤下耳垂,很快又能恢复。
魏合心中恍然,他完全没想到还能用这一招。
‘不过,此功只能由入劲武师运用,一般武者根本用不了。不清楚劲力本质,没有通透三血到入劲的关卡,就算是一丝丝元血,也没办法转换成劲力。’
‘而且就算是入劲武师,中间也会面临无数关卡,不同功法中,面临的瓶颈,可不只是印血积累,还有根本法等各种难关,耗时耗力….但是…我不怕!’
魏合心头喜悦。
鱼水沉欢
他完全可以一路用破境珠莽过去。
反正就练耳垂,面积这么小,就算是破境珠破境,估计消耗也很小,恢复也很快。
遇到什么难关,直接突破就是。
这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试探劲力之法!
当下,他将秋鹿决默默记忆背诵下来,这门功法唯一的难点,就是控制了。
这点魏合并不在意。
当下。
以秋鹿决试探功法,找出互补劲力,然后以鲸洪决,兼修。
再汇聚诸多劲力护体,成就圆满最强劲力。
魏合预感到,自己完全可以把覆雨劲补充完善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
忽然他鼻子里闻到一股子泡椒肉丝的香味。
扭头一看,那二楼看守老头,正趴在桌上,大口大口的抛着一盘泡椒肉丝盖饭。
红艳艳青碧色的辣椒丝,拌着油亮清香的弹性肉丝,再加上白花花的晶莹米饭。
魏合咕的一声,肚子饿了。
老头子抬起头,看了眼他。
“要不要来一盘?”
“两盘可以么?”魏合问。
“连我老人家的便宜都占,你要脸不?”老头不屑道。
“好吧,一盘就一盘。”
魏合收起书册,起身朝着老头子走去。
不多时,两人坐在二楼管理室内。
这是老头的平时住处,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套桌椅,其余再无它物。
两人相对而坐,个人面前各放了一空盘,里面只剩下一点点辣椒汁水,其余空空如也。
“你小子,很多年都没见过你这么喜欢看书的人呢了。”老头吐气摸着肚皮道。
“晚辈根骨有限,兴趣不多,唯爱看书。”魏合平静回答。
“呵呵,你小子,张口就是满嘴假话,小心骗人骗多了自己也信了。”老头撇嘴嘲讽道。
“晚辈从不骗人。”魏合郑重道。
老头也不多说,摆摆手,起身离开。
“吃完自己干自己的去。”
魏合也不多话,继续开始刚才的工作。
确定了以秋鹿决为核心,尝试互补功法,然后以鲸洪决打造最适合自己的功法体系。
魏合现在最后需要处理的,便只剩下之前修行的飞龙功,回山拳等。
这些功法产生的印血劲力,该如何处置?
他重新回到邪道功法书架前,这些歪门邪道,虽然不通大道,但凝聚了诸多灵感思路,奇思妙想,给了魏合很多灵感。
很快,他又从书架上翻出一本,详细讲解元血是如何化为印血,然后又如何化为劲力的书。
魏合一点点的不断搜集。以化血掌的方法为骨,不断尝试完善补充。
只是,这解决杂血问题,早已是困扰无数人的难题,就算他有破境珠,一时半会也不好想出办法。
魏合也只能一边开始修习秋鹿决,开始测试武功,一边继续修行覆雨聚云功和鲸洪决。
秋鹿决不愧是神器,搭配魏合的破境珠,很快,一门门武学,便开始被魏合测试出效果。
因为只需要修炼耳垂一小块地方,所以需要的气血也少,凝聚的印血也少,每一步骤都极快。
有的武功甚至只需要一天,就能达到下一关关卡。
而其他人束手无策的关卡,需要各种材料,各种感悟,根本图才能突破的关卡。
对于魏合而言,根本不是问题,破境珠圆满后,如他所料一样,突破一次耳垂,第二天珠子就又重新充满。
如此反复,魏合一边测试武功互补性,一边修行覆雨聚云功和鲸洪决,慢慢寻找解决杂血之法。
随着时间推移,他修为进度越来越快,鲸洪决本就是关卡极难的邪道功法,第一层完成后,很快第二层又快到了瓶颈,只需要破境珠再破,就能踏入第三层。
而这时,也到了他该前去任职的时候了。
魏合将测试出的入劲功法找出,然后将二姐放到千蝠水榭那边的自己房间,嘱咐若是有要事,可去寻找万青青大师姐求助。
他自己,则见过大执事副门主后,便前往宣景城,豫北町,开始任职。
*
*
*
“来,喝酒!大家一起魏舵主一杯!来来来!”
夜晚,豫北町金九坊内。
属于豫北町分舵的天印门驻扎人员,全部齐聚,给魏合接风。
豫北町分舵之前的舵主,成天只顾练武,什么也不管,遇到事只管丢给下属,遇到麻烦就知道让下属背锅。
这些人早就受不住气了,如今终于换人了,大伙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在猜测这位魏合魏舵主,脾气性情如何。
布置得金碧辉煌的金九坊大包厢内,一排排人俑跪灯排成两排。
帝逆洪荒
墙壁上诸多花卉座灯密密麻麻,灯光亮如白昼。
长条形铺着蓝绸布的酒桌上,魏合端坐左侧主位,其余便是分舵的主要成员。
成员一共五人,其余都是外围,没资格进酒席。
五人中,带头敬酒的汉子,个头一米八,满脸横肉,膘肥体壮,口音带着浓浓的外地乡音,也不知道是哪里人。
此人名为赵兴正,存在感最强,在五人中,似乎其余人都有点怕他。
“赵兄客气了,我来这里,既然担了大家的担子,就得负起大家的责任。”
魏合淡淡道。
“我魏某人是第一次任职,这点没什么好隐瞒的,所以有什么东西闹笑话,不会的,这里先请大家担待些,多多指点。不会就学,没什么不好意思。
就看大家给不给我魏某一点面子。”
魏合端起酒杯,对着五人转了一圈,仰头先用嘴唇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白玉功成了,再加上他对毒药迷药的长期浸淫,让其在嘴唇一碰的瞬间,判断出这杯酒没问题。
他心里顿时踏实了。
现在吃任何东西,他都本能的养成了仔细谨慎的习惯。
“好!”那赵兴正带头使劲叫好。“魏舵主果然磊落直爽!大家再敬舵主一杯!”
几人一顿推杯换盏后,气氛热烈起来,赵兴正也说起了这近来发生的种种轶事。
“说起来,上月中旬,舵主可知,周家周展博带队围剿水上飞铁铮,用的便是之前流传许久的那东西….”
“那东西?”
“…就是火器。”赵兴正压低声音。“水上飞铁铮可是堂堂入劲多年的武师。一身劲力护体,曾经当面一挑二,打败过我天印门两大前去围剿的内院武师。现在居然一下就死了….”
他不禁有些唏嘘,火器的出现,简直是对武者极大的讽刺。
魏合默然。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火器的发展,对武者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您说,要是那火器发展壮大了,到时候我等练武之人,最终会是什么情况,这还真说不准。”赵兴正摇头叹息。
他也是练武之人,一身气血浑厚,也到了三血。只不过二十岁前没突破三血,所以一辈子便只是三血。
而入他这类人,在社会上最多。很多都是靠一次大药,三十四十岁勉强突破三血。再无更进一步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