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i2n人氣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729章 灰原的目光好奇怪展示-tv7va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池非迟隐约感觉到佐藤美和子心里冒出的责任感,看向巡逻车,“佐藤警官还是操心一下自己的事比较好。”
他把佐藤美和子当傻女儿,佐藤美和子居然想以他姐姐的身份自居?别过份。
看看,那边有两个男性浑身散发着辛酸幽怨的气息,连自己的事都处理不好,还有心情八卦别人的感情问题?
他跟警察这种生物天生三观不合,绝对的死亡恋,根本不用考虑。
灰原哀:“……”
(#-.-)
她刚刚还在尽量充当背景板,把佐藤美和子的优点、缺点、可能性、合适程度都在心里评估了一下,结果一转眼,非迟哥就对人家冷淡起来了……
不,不,今天非迟哥难得跟一个异性说这么多,还谈到了家庭婚姻问题,她要在仔细分辨一下非迟哥提到那两位警官,是吃醋,还是真的没有多想。
佐藤美和子顺着池非迟的视线,疑惑转头看去,“我的事?”
接受到视线的白鸟任三郎故作轻松,高木涉也连忙看向其他方向,一副悠然看风景的模样,实则演技憋足得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心不在焉。
这人挤人的大街上有什么风景可看的?
宫本由美恨不成钢,留意到高木涉听在对面车道的车有点挡路,沉着脸道,“哎,高木,赶紧把你停的那辆车挪开,不然我可要开罚单了!”
“啊?好!”高木涉连忙走到对面车道,有点摸头不着脑。
由美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为什么啊?
而邮筒旁,灰原哀低头在自己的侦探手册上写写画画。
手册那一页上面有几个名字。
一开始的克莉丝-温亚德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叉,这个绝对不行……
丧尸帝君 君罪
之后的名字,是她打电话问毛利兰问来的,都是帝丹高中连续两次以上给池非迟送过东西或者巧克力的女孩,后面有对各方面条件进行的评估、可能性评估、适合程度评估,看样子机会渺茫。
好吧,她就是平时闲得无聊了,想操一下心。
想着,灰原哀在名单最后写下佐藤美和子的名字,琢磨了一下,还是不懂池非迟是怎么想的。
视线上移,看着上面一行里仓木麻衣的名字。
仓木小姐事业这么顺利,有非迟哥看重的缘故,而且歌曲创作都被非迟哥包了,几率最大,但据她了解,两人接触也不多……
池非迟留意到灰原哀小脸凝重地对着本子写写画画,刚侧目看去,本子‘啪’一下就被灰原哀合上了。
灰原哀提醒,“偷看女生的日记是很不绅士的行为。”
池非迟果断收回视线,他从不觉得自己是绅士,不过自家妹妹的隐私还是要尊重的。
“池哥哥!”步美有些焦急地快步走来,“光彦的摄像机被人拿走了!”
灰原哀抬眼打量步美,以后会是个温柔的大美人,不过年纪太小了……
步美:“……”
灰原的目光好奇怪。
元太、柯南、光彦紧跟着走到近前。
永恒之域之命運之子
“真是太可恶了!”
“光彦,你真的没看清那个人的长相吗?”
“没有,人群太挤,我被挤得摔倒了,摄像机也甩了出去,就看到有一只手把摄像机捡走了……”
三个孩子刚到池非迟面前,身后突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
“怎、怎么了?”佐藤美和子一脸惊愕地转头看去。
对面车道上,爆炸直接将高木涉原先停在那里的汽车掀飞。
火浪中,围观游行的民众最先发出惊叫声,慌乱地往街口跑去。
刚坐车赶到的目暮十三立刻下车,大声道,“马上停止游行,立刻去疏散现场所有的观众!”
“是!”开车的千叶和伸也连忙下了车。
人行道上,元太隐约猜到了一个可能,不过不敢相信,“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爆炸声,”灰原哀转头看向人跑得差不多的街道,“好像有一辆车子被炸到了。”
“高木警官刚才过去了。”池非迟提醒。
柯南和佐藤美和子脸色顿时一变,连忙跑了过去。
“喂,柯南!”三个小鬼跟上。
池非迟也带着灰原哀往那边走。
他记得这一段剧情里,是有一次车子被炸,但高木涉没事,而在11月7日又有一次车子被炸,白鸟任三郎受伤。
今天只是一群劫匪假装成三年前、七年前的罪犯,制造混乱,吸引警方注意力,方便他们去抢劫邮便局……
高木涉果然没事,他在走到车子旁的时候,车钥匙掉了,一低头就看到之前停车时没有的纸袋,猜想会不会是炸弹,警惕着,就躲过了这一劫。
佐藤美和子压根没注意到躲过一劫的高木涉,跑到车旁,就直接伸手扒因爆炸变得滚烫的车门,仿佛回到三年前的那场爆炸,他们只能无力地看着松田阵平在摩天轮上迎接死亡……
“美和子!”一直拉着佐藤美和子的宫本由美大声喊道,“你在做什么啊?”
佐藤美和子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转头急道,“我要把车子抬起来,赶紧把他救出来啊……”
“高木他没事,”宫本由美连忙提醒,“你看!”
“佐藤?!”高木涉也跑到了近前,抓起佐藤美和子的手,“啊!你的手都被烫伤了,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
“那这里就交给你了。”佐藤美和子低下头,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连忙转身跑开。
高木涉看到眼泪,愣在原地。
白鸟任三郎看向同样愣住的宫本由美,轻声道,“看来她刚才想解救的应该是……”
“没错,”宫本由美回神,神色复杂地看着佐藤美和子跑开的背影,“可能是松田吧。”
高木涉疑惑,松田?
池非迟没吭声,转身走向之前待过的邮筒前。
灰原哀一怔后,跟了过去,“不去看看佐藤警官吗?”
“我又不是她老爸。”池非迟走到邮筒前,蹲下身看了看。
灰原哀噎得半天没能说出话来,“那……你之前不是还跟她很聊得来吗?”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没说松田阵平的事,至少不能在某个名侦探脚打脚跟着的时候说,一个连警视厅新人高木涉都不知道的人,他是不该知道的,他跟警察关系好也只能是今年的事,不能表现得牵扯太深,“有吗?”
灰原哀是彻底无语了,拿出自己的侦探手册,重新记录。
非迟哥刚才跟佐藤警官聊那么多,可能真是一时兴起……
柯南凑到池非迟身边,也看着邮筒,“池哥哥,怎么了吗?邮筒有什么不对……咦?”
“怎么了?”灰原哀收起本本凑过去。
“今天是假日,邮务车过来收信件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柯南若有所思地看着邮筒上标的收件时间,“就是我们跟池哥哥约好的时间,不过我们从2点23分到爆炸发生的时候,一直待在这里,根本没有看到邮务车过来收件……”
“会不会是游行害他们没法过来收件啊?”元太的头突然凑到柯南头旁边,把柯南吓了一跳。
“不太可能,”光彦也盯着邮筒,摸下巴道,“游行只占用了一边车道,还有宫本警官他们维持交通秩序,公务车子不可能过不来……”
步美疑惑,“那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柯南瞥着突然从旁边冒出来、包围了他的三个小脑袋,“喂,我说,你们三个怎么也过来了?”
光彦回瞥柯南,“你跟着池哥哥跑过来,不就是想看看池哥哥有没有发现什么吗?”
柯南:“……”
你是我命定的劫 li紫
他……好吧,他是。
谁让池非迟突然掉头往这边走的?
霸道少爷:dear,让我宠你!
“我们也想看看有没有线索啊。”步美道。
南宋壹統
“就是,”元太附和完,又问道,“你不会是想丢下我们、偷偷跟池哥哥破案,好在大家面前出风头吧?”
“我哪想出什么风头啊?”柯南无话可说,他确实没打算带这群小鬼,不过他能跟过来,人家也照样能跟过来,也没什么好说的,说回正事,“游行路线是事先规划好的,不会影响公务活动,邮务车就算因为交通问题延误,也不会延误这么久……”
灰原哀转头看池非迟,“邮务车没来收件,跟爆炸案有什么关系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池非迟站起身,“我从杯户町开车过来的路上,还见到了邮务车跟在后面,不过中途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就没再看见。”
这个案子没什么意思,赶紧把破案进度推进,破案,回家。
柯南摸着下巴,思索着站起身。
任何异常,都值得注意。
三国之仲谋天下 拾一
游行时发生的爆炸、消失的邮务车……等等,还有一个线索,光彦的摄像机被人拿走了!
他之前以为是犯人去高木警官车底下放置炸弹的时候,被光彦不小心拍到了什么,又看到他们在跟穿警服的由美警官搭话,担心他们告诉警察什么,所以才拿走了光彦的相机。
但现在看来,或许跟邮务车有关。
当然,也可能是看摄像机值钱的路人,想拿走摄像头换钱。
具体是怎么回事,还需要验证一下。
“光彦,”柯南看向光彦,“我记得你说,之前拍的那卷带子已经拍完了,被你换了下来,并没有被对方拿走,而摄像机里的只是刚放进去的新带子,对吧?”
“对、对啊,”光彦一愣,“难道说,你怀疑拿走我摄像机的就是爆炸案的歹徒?或者是歹徒的同伙?”
“光彦那卷录像带里会不会拍到了凶手的长相啊?”元太猜测。
“现在还无法确定,”柯南转头看了看邮筒,至少要找到线索之间的关联性,“总之,我们先把录像机被拿走的事告诉警方吧,他们在附近搜查的时候,说不定可以帮忙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