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py8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妻子的隱私-第三百八十章 宴請相伴-beebo

妻子的隱私
小說推薦妻子的隱私
电话是打给秃子的,我问他有没有跟老雷在一起的时候,秃子立刻说道,“在一起呢,您找他呀,我把电话给他。”
“不用了,晚上我约了虾米和虎子,咱们一起吃饭。”我笑着说道。
“好啊。”秃子答应的很爽快,“我都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这两个小子了。”
“晚上在帝王居,我安排。”我说道。
这个时候,老雷接过了电话,“大哥,您是不是想让他们回来呀,我觉得他们不会回来的。”
夜玫瑰
老雷果然还是比较有远见的。
“要算了吧,咱们不管他们了。”老雷说道,“免得折了您的面子。”
他考虑的倒是很全面,竟然把我面子的问题都考虑进去了。
“不是,大家就是一起吃个饭而已。”我解释道。
老雷没有了话说,电话那头的声音又换成了秃子,秃子不忿地说道,“我只认一个大哥,什么狗屁的大雄,我才不会鸟他呢,虾米和虎子不回来,老子跟他们没完。”
“秃子,你说什么呢。”我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今天晚上就是吃饭,沟通沟通感情,没有其他的因素在里面,我挂了。”
挂了电话,我半仰在了椅子上,心中暗想,这个秃子是真义气,可是,真的没有必要和虾米翻脸。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周蕊的电话打了过来,“老公,刚刚秃子和老雷打电话过来了,他们说晚上有事情,算盘爷要去工地那边,所以今天晚上我就不回去了。”
她又不回来了!
我现在在怀疑,这个周蕊究竟想要干嘛!
难道有了那个项目,她连家都不要了吗?
“我过去找你。”我立刻说道。
“哎呀不用,我和海燕在一起呢。”周蕊说道,“就这样吧,啊,挂了。”
她挂了电话,我的心里却很不舒服,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呀。
男人创事业,整天不回家也情有可原,可是她一个女人,也不回家,就让人韩难以接受。
虽然,我相信周蕊绝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但是总归是让我很不舒服的。
晚上,帝王居。
問刀遊
我刚坐下不久,秃子和老雷就走了进来。
他们两个或许是在工地上呆了一天,整个人都灰头土脸的,活脱脱两个农民工的样子。
秃子坐下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大哥,算盘爷真厉害,工程上的事情,全都懂,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他了。”
“我也想跟着老算盘多学点东西呢。”老雷笑呵呵地说道。
“老算盘可是有很多年经验的,你们跟着他学,够你们学一辈子的。”我笑着说道。
我们几个一边说一边喝茶,转眼过了一个多小时,虾米和虎子居然都没有来。
秃子坐不住了,他气鼓鼓地说道,“这两个王八蛋,究竟想要干嘛,难道非要我翻脸不成!”
我挥了挥手,“没有必要。”
正说着呢,门被推开了,虾米和虎子一起走了进来。
他们跟我们打过招呼之后,就坐了下来。
“虾米,虎子,你们两个出息了。”秃子沉着脸说道。
顿时,屋里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我对秃子说道,“说什么呢,难得一聚,兄弟们坐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不要把气氛搞的那么僵。”
我拿起酒瓶来,打算倒酒,其让他人全都站了起来,我用胳膊挡住了别人的手,“今天这杯酒,必须我来倒。”
听了我的话,他们谁都没有坚持。
我一边倒酒,一边说道,“虾米,虎子,你们两个还打算回来吗?”
虾米和虎子均是一愣。
“大哥,兄弟我混社会也混了大半辈子。”虾米弓着腰说道,“好不容易遇到个机会,能活的潇洒一点,您不会反对的吧?”
我点了点头,“你了解大雄这个人吗?”
我说这话,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在嘴巴里。
“我挺佩服他的。”虎子在一旁插言道。
“虎子!”秃子立刻接过了话茬,“你他妈有没有搞清楚,如果当年不是老子救了你,估计你她妈在轮椅上过下半辈子呢。”
虎子听了这话,立刻说道,“秃子哥,你对我的恩情,我虎子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但是,兄弟我刚遇到点好事儿,您不会希望我过得不好吧?”
秃子被他的话,一下问住了。
我摆了摆手,“大家喝酒,什么话都不要提了。”
既然花豆已经说明了,如果再说下去,就伤了和气。
我端起酒杯一口气将一整杯酒喝干,然后说道,“我绝对支持兄弟们的发展,吃菜。”
他们也全都喝掉了酒。
虾米站了起来,“大哥,我谢谢你。”
他说着,给我鞠了一躬。虎子立刻也跟上。
“曹!”秃子骂了一句。
“不用客气,只要我们还是兄弟就行。”我笑着说道。
转眼酒过三巡,两瓶白酒已经喝干,我笑着对他们说道,“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我说着,又打开了两瓶。
傾城難傾妳心
“两个兄弟,我祝你们前程似锦。”我端起酒杯来说道,“咱们连干三杯!”
我的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全都傻了眼。
刚刚每个人连干了三杯呢,现在我们三个又要连干三杯,那么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每个人就要喝掉一斤多呢。
他们怎么能不害怕?
“大哥,是不是喝的太快了。”老雷在一旁忍不住提醒道。
贵族学院:丫头你别想逃
“我听大哥的。”虎子说着,将酒杯里的酒喝掉。
丹灵
何以安宁 月冷知寒
虾米的酒量明显不行,但是也跟着喝了。
我们每个人三杯过后,虾米顶不住了,他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我立刻跟了上去。
老雷和秃子却说,“大哥,我去吧。”
我将手向下压了压,示意他们坐下。
虾米跑进了洗手间,吐的稀里哗啦。
我扶着他,冲天的气味儿差点没有把我熏晕。
好久,虾米才直起身体来。
“谢谢你大哥。”虾米张大嘴巴,穿着粗气说道。
“虾米,那天晚上,我在小夏的酒吧见到你们了。”我笑着说道,“其中有个人看着面生,他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