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wrf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txt-第一百七十章:我會堂堂正正娶你爲妻鑒賞-liftq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上殷皇城中的势力盘根错节,高门大户之间便多有明里暗里的往来。
由此,那些府邸中时不时就会有客人登门,而摄政王府却是不一样的。
苏执为人桀骜,即或是朝中历经两朝的老臣,他能平心静气便已经是十分尊重了,对于旁人,则惯常是横眉冷对。
正是因为苏执这样孤高又狂妄的性子,摄政王府这般显赫的身份,也甚少有人舔着脸来攀关系。
鲁王来王府,算是一件稀罕事,府中的侍女小厮虽未手忙脚乱,却俱是有些紧张的,毕竟许多事手生得很。
苏执与鲁王进了朝安殿坐下,侍女奉了茶,沈落却还是没出现。
“九弟,我不进宫先面见皇上,为的就是来你府上看看你的王妃,怎么,弟妹这般怕见人么?”
“七哥——”
“鲁王说的哪里话?”
苏执的话被一道轻飘飘的声音打断。
苏岑和苏执一齐朝着殿门口看去,便见一个身段窈窕的女子,穿着织锦捻丝的锦衣长裙走了进来。
她走路的姿态称不上端庄大气,大约是步调轻快,反而显出一份少女般的娇憨。
苏岑打量了走进来的人一番,正在他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苏执时,沈落已经在殿中站定。
“听侍女说方才我的丫头从东院冲出来,一路上不管不顾地冲撞了鲁王,还请鲁王见谅。”
说着,沈落屈膝行了个正礼,这才打量起眼前的苏岑来。
大约苏家人都长得好看,苏岑浓眉大眼,轮廓分明,虽只穿着一身墨色的简素长袍,算不得华贵,但只坐在那里,浑身仍是散发着皇族与生俱来的尊贵。
比起苏执,苏岑看起来则魁梧了许多,可谓是英武不凡,给人以威风凛凛之感。
相较之下,苏执便显得有些消瘦了。
尤其是他那双桃花眼,从前只觉得流转多情,眼下与苏岑一比较,却难免让人觉得他不够坦荡,似是眉梢眼角皆刻着恩怨算计,宛如一条随时会攻击人的毒蛇。
“哈哈哈…”苏岑先是仰头大笑了几声,随即看着沈落道:“弟妹何必这般生疏,你既是老九的王妃,理应跟他一样,叫本王作七哥。”
子洵 成都天
從零開始的最好時代
“七哥。”沈落笑着又福了福身子。
大约是没想到沈落连半句也不客套,苏岑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又哈哈笑了起来。
只笑了好一阵儿,他才颇为开怀道:“九弟,弟妹不愧是你看上的女人,着实有趣啊!”
“七哥谬赞,挽辞从前身在深宫,如今成日在皇城里头,哪里比得过七嫂的见识,她不过是胆子大些,倒也没什么有趣的。”
苏执朝着沈落招招手,示意她坐到他身边去。
正常人 DZ崽崽
沈落顿了一刹,这才迈开步子。
方才还义正言辞地撇清两个人的关系,可此刻听见苏执说出‘挽辞’二字,沈落心里头还是一阵阵的难过。
她最清楚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可‘挽辞’两个字却还是像一根刺一样,狠狠扎了她一下。
你是杀手,你不应该有恻隐之心,你更要明白,你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只是随时面临破灭的幻梦。
“挽辞?”
苏执的声音依旧低沉入耳,沈落抬起头看向他:“怎么了?”
苏执看了苏岑一眼:“方才七哥说让你有时间去鲁王府坐坐,七嫂跟皇城中那些贵妇人们聊不到一块儿去。”
至尊战魂系统
按捺下心口的一阵酸涩,沈落看向苏岑:“方才我惦记着我那贴身侍女,故而有些走神,还请七哥见谅。”
“既叫本王一声七哥,本王哪里会跟你计较,不过既然弟妹觉得歉疚,那就更要去陪你七嫂说说话了。”
“那是自然。”
鲁王为人说话与他的样貌给人的感觉一样,颇有一种不拘小节的豪情大气,与之相处倒还算是十分舒服的。
久不回京,理应先去面见皇帝,鲁王虽是一时起了好奇心,跑来专门看了一眼沈落,但也没说多久的话便离去了。
原本苏执今日是负责迎接苏岑的,但从摄政王府离开的时候,苏岑却是说他自己进宫便好。
大约这便是鲁王的性子,苏执也未客套,便只送苏岑上了进宫的马车,他便与沈落一道又折返回王府了。
天庭朋友圈
“王妃怎么了?本王觉得从方才在朝安殿开始,你似乎…不大高兴?”
苏执的步子慢吞吞的,他拉过沈落的手,一直盯着沈落脸上细微的变化。
转头朝苏执笑了笑,沈落道:“没什么,只是在想芙兰的事……”
“你们都退下吧。”
既来了贵客,自然门口的小厮,侍奉的侍女,人数都是不少的,此刻除了半夏,还有几个丫头也跟在两人身后。
听见苏执下了令,侍女们便都退下了。
半夏的步子稍微慢些,看见沈落使了个眼色,便也随着其余人一起走了,却是朝着西院去了。
“沈落。”
等人都清了个干净,石板路上只剩下了沈落与苏执,苏执拉着沈落的手,猛然停了步子,还叫了一声‘沈落’。
眉梢跳了一下,沈落皱眉正要责备苏执,让他小心祸从口出。
不等沈落说话,苏执的手指却是探到了沈落的唇前堪堪停住。
“嘘…”苏执笑着示意沈落噤声,随即又将手向上移,最后落在了沈落的眉间。
男人略有些粗粝的指腹在沈落的眉心轻轻揉了揉,他缓声道:“别皱眉,沈落。”
像是刻意在强调什么,苏执又叫了一遍沈落的名字。
“…王爷,隔墙有耳。”沈落淡漠地回了一句。
随即像是不愿意看到苏执虔诚的神情,她兀自转开脸去,眸光却是荡了荡。
“我的阿落是不是听见‘挽辞’两个字不开心了?”
运夫
没有。
她本能地想否认,但却因为喉咙酸涩,怎么也张不开嘴。
她觉得委屈。
一个从炼狱中成长的杀手,她竟然觉得委屈?一个带着目的来上殷搅弄风云的假公主,她竟然觉得委屈?
呵,这多可笑……
可人就是这样下贱,那些原本不属于你的东西,你明知注定无法长久,却还是在得到的片刻产生了贪欲和眷恋。
眉间男人温柔的轻抚倏而离开,随即沈落的身子被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沈落,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
苏执埋首在沈落肩上,因为低着头的缘故,他本就低哑的声音越发模糊,像是情人缱绻的呢喃。
“总有一天…沈落,我会堂堂正正,娶你为妻。”
是诺言么?
沈落伏在苏执的胸口,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心跳。
可她的心不能跳。她的心可以硬,可以死,唯独不能为了他而跳。
沈落你记着,诺言是这世上最轻的东西,风一吹,便散了。
“好不好?”苏执问。
六月初的风裹挟着夏日的灼热,此刻拂面吹动着男人乌黑的发。
呼呼呼…却掩盖了怀中人的回答,而男人也不敢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