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62v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祕笈古文網 起點-第一四一七章 誰瘋誰知道看書-ipyfd

祕笈古文網
小說推薦祕笈古文網
韩逍、吕大力、吴遥、吴天麟、银色狼王主攻。
高帅、盘古星、紫微星主守。
程清月、金姹主要在精神力方面对龙止进行干扰牵制。
萬界符皇 璇璣心德
秀儿和小胖墩儿辅助。
婚來天成:總裁寵妻入骨
孙浩一如既往地猥琐。
小黑鸟和球球看戏。
众人在空中走马灯一般围着龙止团团转,
神葫六城中,人们和灵兽也激斗正酣,他们的心思却大半放在了空中的战团。
都知道,决定所有人命运的,还是要看这个战斗的结果。
邪龙转生再厉害,龙止也终于有些招架不住众多高手联手围攻,身上很快伤痕累累。
虽说没有伤筋动骨,这样下去,逃不过败亡的下场。
龙止的理智在无时无刻翻滚的恶念中早已扭曲失常。
面对死仇却迟迟不能将之灭杀,反而遭到一群人无耻的围攻,更让他的脑海完全被怨毒和暴虐充斥。
高亢的龙吟声响起,九座神葫城外的血色图腾上,血红色的光芒冲天而起,竟有点像九龙九转镇狱大阵刚开启时的场面。
所有人的心神顿时一阵摇曳,更多的人眼中闪过诡异的血光,向着血色图腾走去。
刚刚进入图腾范围,立刻化为一滩血水渗入图腾之中。
异界霸王刀 梦色流星
龙止的身上也猛地爆出一层血红色的光晕,刺鼻的血腥之气直冲周围几人的鼻腔。
黑中透红的鳞片变得更加厚重,泛着慑人的幽光。
巨大的龙身竟再度膨胀了一些,被几人斩出的伤口快速愈合着。
重生學霸:我就是豪門 余斯葉
一对猩红的龙睛之中,仅存不多的清明彻底消失,完全被疯狂占据。
由血色图腾转化而来的血肉精华是一把双刃剑。
适度吸收,可以增强邪龙之躯,不断修补面临崩溃的肉身。
一旦吸收过量,对邪龙之躯大有好处,还能加速稳固肉身。
但神智也会被恶念迅速腐蚀,成为一个毫无理智的疯子。
龙止终于没能压制住恶念对他的影响,悍然将血色图腾的威力催动到最大,开始不计后果地拼命吸收血肉精华。
吼!
发了疯的龙止巨大的身躯猛地向四周一扫,将几个人抽得口喷鲜血,倒飞而出。
接着向前一蹿,直追上吴遥,锋锐的龙爪狠狠照着吴遥的头顶抓下。
缺少酱油的恋爱
看着头顶的一大片阴影,吴遥吓得一哆嗦。
这是龙止头一次没有追赶韩逍,换了目标。
为什么是他?不按套路出牌啊!
勉力用柳叶双刀架在头顶,砰的一声,被拍得从空中重重摔在地上,砸出一个直径数米的大坑。
张口喷出两口鲜血,浑身酸疼,柳叶刀身上都出现了裂纹。
好在龙止并没有继续追击他,咆哮着又冲向了离他最近的高帅。
高帅闪躲了几下,也没逃过被打伤飞出去的命运。
众人之前良好的战斗节奏被彻底打乱,一时间乱得像没头苍蝇一样,被龙止追得抱头鼠窜。
没一会儿,几人都看出来了,龙止实力虽然又有增强,但好像是疯掉了。
不再像之前专盯着韩逍。
吱哇乱叫,逮着谁削谁。
然而这并不是个好现象。
盯着韩逍一个人,他们可以用韩逍在前面引着龙止,其他人配合围攻。
如今龙止的攻击没有了规律,让他们难以进行有效的配合。
最危险的也不再只是韩逍一个人,他们都得全神防备,随时躲避龙止的攻击,效率大打折扣。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众人现在体会到,最厉害的,还是疯的。
不要命的,至少还有理智,只不过悍不畏死。
尝试寻找到其他弱点,不是不能对付。
疯的连生死的概念都没有了,无法用正常的逻辑去分析。
没有弱点。
无懈可击。
牛批不解释。
绝代悠然
谁疯谁知道!
不到半小时,几人就被打得欲哭无泪,叫苦不迭。
还都不能放弃战斗跑路。
吴遥和吴天麟不可能放弃,不杀龙止他们的邪龙瘟疫无法解除。
杀掉之后能不能解除还不知道,总归有个希望。
两吴不能跑,韩逍几人也就别想跑,两吴绝不会坐视其他人轻松脱身。
这么多人都干不过龙止,只剩下他俩就更没戏了,让韩逍几人跑了,他俩不是死定了?
为今之计,只能指望将龙止拼死。
邪王的神秘冷妃
可随着几人不断被打得喷血,身上的骨骼和内脏也开始破裂,几人的心里都慢慢凉了。
疯了的龙止实在太强了,他们真的是力有未逮。
“吴天麟,你不是能放那么强的一剑吗?
赶紧放啊!
你不会是想等我们死光了你才用吧?
你就不怕比我们先死在龙止手里?”
异常生物见闻录
吴遥满脸血污,披头散发,狼狈地对着吴天麟喊道。
吴天麟的状态也没好到哪去,闻言不禁大骂吴遥:
“你还有脸说?
特么还不是被你害的!
我当时就说让你离开,那剑不想浪费在你身上,你非要逼我出手。
好了,现在用不出来了!
你以为那么强一剑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那我早就把你斩成两半了!”
“你当时不放那一剑不就完了吗,吴家那帮值得你拼了命维护?
那么强的一剑,你不攒着用来应对生命危机,你砍我!
脑子有病!
極品勁書之異界逍遙 李森森
韩逍,你不是挺多花样吗?赶紧想办法啊!”
吴遥是真急了,嘴里废话连篇。
韩逍把头一扭,不想跟这个贱人说话。
他怎么没想办法?不是想不出来吗!
砰!
韩逍再次被抽到地上,浑身剧痛,鲜血从嘴里涌出,感觉骨头又断了几根。
用手撑地颤颤巍巍爬起来,腿一软,差点又栽倒。
剑碎苍天
看了看其他人,浑身也都被血水染得通红,疼得面部扭曲狰狞,咬牙切齿地忍着。
程清月和金姹则脸色煞白,额头青筋暴露,脑子由于精神力过度透支,不断刀剜般剧痛,摇摇晃晃,几欲晕厥。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韩逍不由生出无力之感,这已经是现在有能力对付龙止的最强组合了!
眼睛无意间瞥到了一边无所事事的球球,还有生命之光放得太枯燥已经犯困眼皮打架的秀儿。
心中重新生起一丝希望。
两个神奇的小家伙,不求他们对付龙止,不知关键时刻能不能想办法保下大家一命。
球球自从上次从多棱锥体主控室出来,就失去了进入韩逍识海的能力,也无法再和韩逍通过意念进行联系了。
不过他们多年的默契,让球球很容易就看出了韩逍的想法。
晃了晃小脑袋,在韩逍有些惊讶的目光中,伸出小爪子,摘下挂在颈下的紫金小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