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x59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1022 黑貓讀書-1dflg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由比滨有些失落地走在回自己班的路上。
走廊里学生往来,两侧教室声音嘈杂。
但她好像未曾看见,未曾听见,只是本能地走着,行尸走肉地走着。
帮别人做点事情,跑跑腿什么的,她并不排斥。
当然,如果是那种霸凌行为,她也是不会答应的。
沙漠谜情咒
龙之介的事情,她是愿意帮忙的,要非常愿意帮忙。
因为是朋友,也是小小地回报一下,感谢他这些天给自己无偿补课的。
还有,这件事情也是关乎阿雪的,她自己同样也担心。
可就是这样的事情,被自己搞砸了。
这可不是小事啊,如果组织修学旅行的事情因此失败了,阿雪会受到很大打击的。
她的身体本来就很弱,或许大病一场呢。
呵呵,说来好笑,是因为自己自作聪明,用自己赖以生存的察言观色技能去看,而没有去问。
自己没有察觉到阿雪真正的情绪和想法。
……自己是好朋友呀。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没有了,没有再来一次。
………………可是如果能,自己一定会第一时间就向阿雪打听这件事情的。
毕竟阿雪早就知道自己在帮龙之介打探消息了。
吞天魔
昨天是,前天也是,今天是又如何呢?
就算,就算阿雪不愿意告诉龙之介,那可以告诉自己呀。
毕竟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并不会对阿雪的计划产生什么影响。
想到这里,由比滨自嘲地一笑,没有如果。
————
她抬头看了看眼前,到自己班级的后门了。
没有如果,她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夹着尾巴走,回自己的座位上,然后给龙之介传达是自己弄砸了的坏消息。
自己耽误了龙之介行动的最佳时间。
现在做什么也来不及了吧?
由比滨心里很不好受,但是她知道不能把这些表露出来。
尤其是回到自己班里,在自己认识的同学或朋友面前。
婚然心動:萌寶小妻子 荷菱
如果被问起,难道要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吗?
那样……可能会好受一点,可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告诉第三个人的。
但如果不说,朋友看到你有心事却想问不出什么,只能白白地担心,那也不好吧?
所以,所以由比滨露出了艰难地笑容,普通的笑容,一如往昔地笑容。
————
远在另一边的猫咪咖啡馆里。
龙之介和阳乃并排坐在包间的矮桌前,喝着同样的咖啡。
危地马拉,阳乃的最爱。
略有不同的是,龙之介怀里抱着那只叫“硬币”的、四爪那里是白色的乌云盖雪。
“呐呐,阳乃,打保龄球的时候,只要把所有的瓶子击倒就可以了吗?”
龙之介询问之后要做的事情。
“嗯,就是这样,不过要是比赛的话一般是进行多轮,然后记总分数的。”
“感觉好简单呀。”龙之介没发现什么难点。
端着咖啡的阳乃稍微一点头:“所以并不是奥运会的比赛项目,只是一项好玩的娱乐活动罢了。
而且就算是作为娱乐活动,也常常会出现满分的情况,只能不断地加赛,才能出现优胜者。
所以观赏性也比较差。”
龙之介了然地摸着黑猫的身体:“不过还是稍微玩一下吧,动漫或电视剧中老出现的。”
“没问题呀,不过玩之前最好要学会标准姿势,也要热一热身,不然会扭到腰的。”
阳乃喝完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
立如芍药,坐如牡丹,行如百合,这是他们家对女孩子的培养目标。
对于现在的阳乃,这些不需要特意维持,都会自然流露出巨大的魅力。
龙之介看着阳乃轻声笑道:“晓得晓得,反正有你在,我就不担心。
”哦,是这样吗?”阳乃略偏头看着他,
“我教你撸猫,可是你也没撸到,还是看说明书才撸到的。”
“哼哼,这有什么的?”龙之介不以为意道,
“我对你的信任并不是盲目的,也不是突然才有的,而是非常了解你,也是经过长久的了解。
这样建立起来信任,不会因为什么一次特殊的情况而泯灭。
毕竟,猫是活的,如同人一样,千奇百怪,无所不有。
如果恰好遇到了一个精神病猫吗?哈哈。”
他不禁先是笑了起来,又摸了两下黑猫。
阳乃则是带着依旧略微艳丽而又清爽的笑容点头,似乎很满意龙之介的回答。
谁道欢仪得卿心
稍后龙之介单手端起桌上咖啡尝了一口,唔,还没有凉,不能一口气喝光遂又放下。
他慢慢抚摸黑猫并享受这种感觉,同时和阳乃继续闲聊。
“那种室内的棒球是不是还要带护具呀?感觉打在人身上挺疼的。”
“不用的,因为是自动发球机,所以射出来的除了球速的变化,位置基本不会差太多。
只要站在划定的安全区就可以了,也因此打出全垒打的概率比较高呢。
如果你是老手,才会让你在专门的区域穿上护具,去打随意球的。”
“哦,是这样啊,”龙之介轻笑一下,“如果去看棒球比赛,我觉得我一定会全神贯注地去看的。”
“这是为什么呢?”阳乃轻声问道。
“我害怕比赛的人一个失误,把球打飞出到场外砸到我身上。
要是认真看的话,就算朝自己飞来,那也能够接住的。”
阳乃轻轻一笑,闻着氤氲热气里面的香味:
“是有这种事,比如主持人采访的时候被训练中的队员把球打到脑袋上。
也有正在接受采访的队员帅气地抓住打向主持人的球的例子。
打到观众也是有的,不过若是没受伤,那就是一份独特的礼物了。”
龙之介一边点头,一边寻思着说道:
“棒球如果砸到脑袋上,不会像动漫上那样揉揉脑袋喊一声疼就作罢了,怕是会被打出脑震荡或者脑出血,又或者直接脑死亡吧?”
“也别太担心,这只是小概率事件。
各种运动在实际中的不断摸索和完善规则,这种事情也越发不可能出现了。
就好像扔标枪,裁判就在标枪落点方向上站着,但是啥事都没有。”
龙之介想了想,还是很的担心地说道:“也怪吓人的,真难为标枪裁判了。
我总感觉走出家门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危险了,还是宅在家里好。
只要做好防盗措施,那除非什么天灾,就可以一直苟到老呢。”
“那你可真是优秀的宅男呢,不过那样也失去了很多很多美妙的事情呢。
比如你在学校和雪乃邂逅。”
“哼哼,随便说一下啦。”龙之介笑呵呵道。
————
说完恰好他裤兜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他右手安抚着腿上被惊动的黑猫,然后左手拿出手机看了一下。
他手机上没那么杂七杂八的通知。
各种应用APP上的消息基本都被屏蔽了,就连类似于幺零零八六的通知短信他也屏蔽了。
所以有消息,一定是他认识的人。
而且之前他中午正好给自己的老婆们都发过消息,所以……
嗯,是静可爱的SNS消息。
她大概说自己之前在吃饭没注意到,回到宿舍了才看见。
很后悔没有早点看,不然就能和他一起吃午饭了。
不过晚上一起吃的话也挺好,然后天黑不方便回去还可以睡在一起。
龙之介读在这里会心一笑。
他能想象出静可爱心里是有些娇羞地接受自己的邀请。
继续读短信,龙之介却是眉梢一动。
静可爱还说她早上参加校方、学生会、学生代表、家长代表的四方谈话了。
争执的学生自主选择修学旅行地点的事情告了一段落了。
对方莫名的退步了,不过还有另外一些人坚持己见,还在继续努力。
而且对方做的准备也很充足,说是已经提前联系过旅行社了,就算现在改主意也来得及。
说是还会在明天星期四、五考试的两天还会继续会谈。
这可就……龙之介不得不说,这可就说明雪乃的麻烦还没有完全结束呀呀。
虽然也差不多像是垂死挣扎一样。
就像他前世大洋彼岸懂王败选之后垂死挣扎一样。
虽然理论上说是可以翻盘的,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翻盘的办法,那也就没什么用了吧?
有问题,但问题应该不大吧。
而且由比滨也说雪乃的状况很好呀!
从忍界开始做游戏 蛇草花露水
嘛,就这样吧?龙之介稍瞄了一眼旁边的阳乃。
她正微笑着看着自己,有些好奇他在做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
嗯,没有阳乃,也没有阳乃的母亲的干涉,感觉好像没什么挑战难度。
剩下的都是些小喽啰吧。
总之,龙之介心里想了一遍后,给静可爱回复了消息。
一起吃晚饭,一起睡觉觉,雪乃的事情他知道了。
发完龙之介也不由感慨一下,也就他们高中注重学生的自主性培养,才会有这么多事情。
没有事,下午和阳乃玩,晚上去找静可爱……嘿嘿。
做完这些龙之介才满面春风地收起手机。
紧接着他转头迎上阳乃的目光,解释道:
“我刚收到线报,说是雪乃的问题虽然这次成功解决了,但对方没有放弃,还在继续垂死挣扎。
不过如果没有你的参与,我想现在应该也能解决的吧?”
阳乃听完笑容中带了几分感叹,又带了几分思索:
“到底是人走茶凉呀,如果我在学校的话,我相信什么麻烦都不会有了。”
“这点我也相信,不过县官不如现管嘛?现在是这届会长宫本兰的天下了。”
“那是个厉害的女孩子呢。”阳乃端着咖啡杯感受着那传来的温暖,
“我毕业之后,让小…就是让这次的城廻巡做了一届的会长。
本来以为她会连任的,但没想到被一个高一新生夺走了会长的位置。”
她叹了口气又说道:“不过也是小城廻能力本来就不怎么样,全靠朋友们捧场。
被厉害的角色击败也是正常的。
原先我计划小城廻当两届会长后就传给雪乃呢~”
“人算不如天算嘛,”龙之介安慰道,“而且现在的宫本兰也是雪乃的同桌,对她也很照料的。”
“ Um……怎么样都好啦,计划不如变化,就算失败了,我也有预案的。”
阳乃并未露沮丧之色。
“哦?”龙之介颇好奇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捉弄雪乃呢?”
“我啊…呵呵,”阳乃像是要说却又轻笑一下,“我不告诉你,反正现在也用不上了。
有你给雪乃操心,我看看就行了,就等雪乃长大以后给我养老了。”
“emmm……额,(⊙o⊙)…”阳乃的怪话一时让龙之介不知道怎么接了。
不过赶巧了,他的手机又响了一下。
【是静可爱的回信吗?】
“嗯,我先看一下手机。”龙之介说道。
阳乃点点头,继续在旁边喝着咖啡。
嗯,不是静可爱的回信,而是黑猫的。
而且他打开手机看SNS的时候还在发消息,那红色的角标上数字不断上升。
黑猫是遇见什么急事了吗?
龙之介赶忙查看起来。
先不看最新的消息,而是往下滑啦。
看第一条……是自己给黑猫发了条消息,说自己正要摸黑猫呢。
龙之介看到这儿忍不住一笑,又看了一眼怀中的黑猫。
随后继续读黑猫的消息。
“能给我看仔细一点吗?”
“最好是正面。”
“感觉很眼熟。”
“要不给你打视频电话吧?”
“和你会方便吗?”
“你先不要让它走。”
……
午饭时间结束,黑猫身边的三个女孩子也各回各的位置了。
班长小林由加莉是指她们班的班长,自然在他们班。
不过大神麻衣和长谷川早苗是其他班的。
终于又回到了一个人状态,黑猫打从心底放松了一点。
虽然她们对自己的态度很好,她们的这种类型也不足以让黑猫产生厌恶。
但毕竟……光属性的生物对于夜魔女王的她,无论是敌是友都有些灼痛感。
好不容易是一个人后的黑猫,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看到了龙之介发来的照片和话……
什么嘛~什么现在就要摸黑猫了,下流,呸!
(。•ˇ‸ˇ•。)
尽管如此,黑猫还是准备给龙之介回复一下。
不过字打到一半,她看着这张照片越看越眼熟,心里有个猜测涌了上来。
立马删掉前面打的字,然后询问了起来。
————
龙之介看到黑猫的问题有些奇怪,便问了起来。
“你认识这只猫吗?”
“说起来。”
“你家是不是也养了一只黑猫呀?叫做黑夜。”
“不过我去你们家好几次都没有见到呢。”
当然,也按照黑猫的要求发了这只乌云盖雪的正面照片。
编辑好短信又附了一张这只猫的正面照片。
不过因为这只猫正趴在他腿上睡觉,头也靠他的腿上,不好拍。
所以龙之介轻轻抓着它的猫头转过来,诶,没生气,赶快拍。
之后他才轻轻的把这猫放好,给黑猫发送过去了照片。”
龙之介过了一会儿才得到回复。
“就是的,虽然睡得这么死一点也不像黑夜那么活泼,但太像了。”
龙之介感觉黑猫还是不太确定呢:“那要不我给你大打视频你看一下?”
“不,我没流量,不如你叫它一声‘黑夜’,看有没有反应。”
龙之介看完低头看向这只猫,边摸边说:
“黑夜,黑爷,he yeah!”
这只猫耳朵轻微动了两下,但还是眼皮子都没睁一下。
龙之介如实回复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应该不是吧,没啥大反应。
再说黑猫你养的猫丢了吗?要不我帮你找吧?
我有无人机,大街小巷和人去不了的地方我都能帮你找。
深宮寵愛:小丫頭,給本王暖腳 梨魄
就周末的时候吧,我正好路过你们那儿办点事情。”
虽然黑猫对龙之介约会的提议很心动,但她现在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上面。
“可能因为是你叫吧,这个名字只有我一个人叫他,我发条语音过来,你放给它听吧。”
随后传来了一声“黑夜,是你吗?”的轻柔声音。
声音不大,有些嘈杂声,但龙之介能听到其中藏着的些许不敢相信和害怕。
这次,这只猫不仅耳朵动了,眼睛还睁大扭头看了过来。
龙之介看到这只猫这么大反应,心里顿时肯定了,这确实就是黑猫的黑猫呀。
他又点击手机播放了一遍“黑夜是你吗?”
“喵~喵呜~~~”
龙之介一笑,随后不顾这只猫突然变得这么精神,也不顾阳乃好奇注视的目光。
马上给黑猫回复道:“嗯,就是黑夜。
听到你的声音马上睁开了眼睛,还叫了起来。
你是什么时候丢的猫呀?
是这家店偷走的吗?
我帮你要回来吧?
晚上我就给你送来。”
“别”
“黑夜没有丢”
“你别做什么。”
生怕龙之介做出什么激烈事情的黑猫飞快回复着,都有些急得屏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