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ibq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愛下-第656章 靈韻給的教訓-xp4sz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见罗天如此说,灵韵娇憨的哼了一下,轻声道。
“算你有良心!”
罗天微微拍了拍胸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道。
“那是,良心大大滴有!”
对于罗天这般搞怪的话,灵韵已经习以为常,并且都免疫,见怪不怪了。
“相公,谢谢你!”
灵韵深情的看着罗天道。
罗天眉头一扬,用手轻轻的揪住灵韵的脸蛋,下嘴猛的啃了一口。
灵韵顿时不依道。
控運
“呀,全是口水!”
罗天嘿嘿笑道。
最後壹個鬼師 糧食
“怎么?你还嫌弃相公不成?这是给你的惩罚!”
灵韵颇有些气不平的感觉,不满的嘟着嘴道。
“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何要罚我?”
“相公处事不公,我不服!”
看着身边露出小女人态的灵韵,罗天一时感慨万千。
一个女人爱不爱你,不在于妥协不妥协,更重要的是她的态度,如果,将她最真实,最罕见的一面,让你独享,那你永远不要怀疑她爱你的程度!
想想不早之前,坐在灵座之上,挥斥方遒,一语定乾坤的宗主模样,又看看现在的小女儿态,完全是两个人!
而这小女人的模样,却只有罗天一个人,有幸能够看到。
“不服是吗?不服我们再战!”
罗天说着,就把自己胸口的衣服一扯,露出让灵韵顿时红了脸的胸脯。
“不……不要,妾身知错了……”
灵韵又是委屈,又是无可奈何,关键是,如果现在再来一次,灵韵感觉自己真的有些无法承受了!
罗天得意一笑,在灵韵的嘴角亲了亲道。
“看你还敢嘴硬,说惩罚你,也不是没有名目。你我夫妻二人,生死相依,永不相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说什么谢谢,这么客套,岂不是拿我当外人?”
罗天温情的怪罪,让灵韵似水双眸,顿时化作一团柔软。
“相公……”
忍不住轻声低呼。
罗天作势也将灵韵一把搂入怀中,低声道。
“往后别这么客气了,况且,我也是在灵池里待的有些闷,趁机下去走走。更何况,你还给我配了一个超级保镖,我岂不是能够横行!”
灵韵闻言噗嗤一声笑道。
“保镖?你当白凝师姐是你的侍从吗?相公,你还真敢想!”
罗天嘿嘿一笑,颇有一种恬不知耻的错觉。
“那是她的福气,要说,这么冷的性子,我还看不上呢!”
灵韵只觉好笑,对罗天的口嗨不以为意。
“是哦,灵池这么无聊,相公在灵池才多长时间,已经闹出了多少事情出来。只是不知,白凝师姐的花侍花蕊可还安好?”
罗天一听,表情瞬间僵住,偷偷看了灵韵一眼。
果不其然,灵韵也正在观察罗天的表情,发现有异样后,瞬间冷淡了大半。
“只是……只是认识而已,花蕊性格很好,娘子别想太多啊!”
灵韵“哦”了一声,淡淡的离开了罗天的怀抱,垂首为罗天默默的打理衣物。
罗天见此,心有不安,也动手为灵韵整理衣服,却被灵韵一巴掌给拍掉。
“莫动!”
罗天只好收回手,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灵韵,开口解释道。
“娘子,你这不是想多了不是,我才来多久……怎么可能,放心吧……”
灵韵听到耳中,却不回一句话,只是点点头,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罗天的话。
“娘子,你别生气啊,大不了我不去了,只是,我不去,你的计划就泡汤了,眼下,最适合去天离城的,就属我了不是?”
灵韵依然不为所动,直到替罗天打理好了衣物,用手轻轻的捋顺,掸掉身上的灰尘后,扬起脸对罗天粲然一笑道。
中國龍組4:曖昧高手 千面神君
“相公此行注意安全,都是同门姐妹嘛,我又何必吃醋,你能与我生死相依,与其他女人也应当生死相依,否则便是不公,不是吗?相公?”
罗天看着灵韵微笑的脸庞,心头却是一寒。
怎么也想不到,刚才的解释,灵韵完全当成了耳旁风……
罗天愣神了一会儿工夫,灵韵一直看着罗天的面庞,忽然,眼底一寒,将眼底的不舍收入心底,手掌一拍……罗天顿时高高的飞了起来。
罗天这才反应过来,张开嘴,刚准备解释呼喊时。
只看见一道寒风吹来,面前一白,身子不受控制的被卷飞出去。
耳边传来,叮咚,哐啷两声后,自己坐在了地上。
几秒钟后,罗天睁开了双眼,第一时间跳起来,想要找到灵韵解释,还未开口,就看到两名守卫,颇为关切的望着自己……
“倪师兄,你没事吧?”
罗天瞪大眼睛,抬眼一看,好家伙,一道寒风,已经将自己推出了大殿。
见罗天没说话,两名守卫对视一眼,向罗天身后望去。
一道清冽的声音传来。
“不用管他,也的确放肆了些,被教训教训也是应当的事情!”
白凝已经准备妥当,来到大殿门口,随时准备出发下山。
罗天脸上闪过一丝苦涩,摇了摇头,心头暗暗一叹。
他明白灵韵的意思,不想再听他解释什么。
其实,罗天也知道,灵韵肯定看出了端倪,只是,罗天还不知道,一个女人的直觉,往往比事实更加的重要。
灵韵能够感觉到罗天对花蕊的重视,所以,已经判定,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从罗天能够在大殿上,忽然站出来和石长老对峙,就能体会到,这并不难。
因为,灵韵对罗天的性格,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如果是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罗天大多时候都是高高挂起,看热闹的心态,主动躺着潭浑水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事实上,灵韵的直觉的确可怕,猜的很准。
只不过,恐怕连灵韵自己都没想到,灵韵和花蕊发展的非常快,已经有了实在的动作……
罗天垂头丧气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耷拉着脑袋,一副不是很有兴致的模样,向白凝招招手道。
伏天氏
“咱们走吧……哎……”
白凝愣了一下,她还没见过罗天有这么沮丧的时候。
不过,也没多想,总不能自己作为一个长老,去安慰自己的师侄吧?
见罗天转身向楼梯下走去,白凝回头看了一眼大殿,暗暗的深吸一口气后,往下跟去。
罗天之所以这么沮丧,倒不是因为花蕊和自己的事情被灵韵发现之后,自己有多难堪,而是因为灵韵将自己推出大殿,不想和自己沟通,也不想听解释的态度,让罗天感觉很惭愧。
罗天心里也知道,灵韵肯定明白一些事情,关键是,自己不得不去做。
这就是,道理都懂,但是,不得不做的无奈。
因为,斩获灵池十女的任务如果不能完成,那个惩罚,自己无法承受!
罗天却不知道,在他和白凝走下阶梯不久,一道白色的烟雾从大殿顶端缓缓冒出。
白色的烟雾本身没有任何人能够察觉,至于烟雾之中,迷迷蒙蒙,不甚清楚的身影,罗天就更难发现了!
灵韵躲在大殿顶部的建筑后面,一双美目,担忧的看着罗天,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抱在胸口上,喃喃自语道。
“相公,原谅韵儿任性一次吧……”
其实,灵韵又何尝不想和罗天多待一会儿呢?
这一别,少说也好几天不能见面,作为女人,作为罗天的妻子,灵韵心中的不舍,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
灵韵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以此来提醒罗天。
同样是女人,灵韵知道,罗天这样的男人,对女人来说,有多大的冲击力。
就连自己都沦陷在罗天的怀抱之中,灵韵认为,整个灵池,除了罗天不想接近的人,比如石长老,其余任何一个女人,只要罗天有心要得到,就没有能够逃得开的……
诚如罗天所言,很多时候,都不是罗天故意的,但是,无形当中就吸引到了很多人。
起码,现在灵韵就很担心自己的师妹,红衣!
为了避免,将来灵池里,罗天的女人太多,灵韵故意冷漠的将罗天推出了大殿,忍受着相思之苦,想给罗天一个教训……
不多时,罗天和白凝来到了山门前。
山门外有一队守卫,其中一名看见罗天,脖子一缩,就准备溜开,被白凝一眼看见。
“金铃!”
金铃刚准备溜走,身子一滞,颇为沮丧的回过身,对白凝和罗天同时拱了拱手道。
“见过白凝长老。”
想了想后,又道。
“见过倪师兄……”
白凝微微点头道。
“金铃,今日你在山门值班吗?”
不知为何,看见罗天,金铃就觉得头皮发麻。
然而,白凝相问,她也不得不上前,恭敬的回道。
“是的,今日我带队在山门值班……”
作为内门弟子,金铃是看见了今天罗天在大殿之上的表现了的,作为主战派,她也非常赞同。
不过,由于之前两人有过一些不那么愉快的经历,反而让金铃心里惴惴不安,倪师兄原来这么强势,对上石长老都丝毫不退让,那自己……
担心罗天报复之余,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些不敢去太接近罗天!
当然,金铃也知道白凝和罗天下山的目的。
然而,就在白凝和金铃交流之时,金铃才忽然发现,罗天好像非常沉默,对自己打招呼也没有回应。
不由转过头望向罗天,看了一眼后,顿时愣住。
此时罗天只顾着自己难受,都没注意到金铃和自己打了招呼,只知道好像白凝叫住了一个人,在说些什么。
反正此行下山,罗天也不是多期待,特别是灵韵的把自己推开。
罗天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才能让灵韵高兴起来,等回到灵池,怎么让灵韵不生气…………
自然,对金铃和白凝都没有注意。
不知为何,见罗天一副心事沉沉,若有所思的模样,金铃除了不解之外,居然有一些失望,好像,只有自己尴尬,罗天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金铃也顿时陷入沉默,白凝见此,以为金铃是看到罗天感觉尴尬,便摆了摆手道。
“不用理他,被宗主惩罚了一番,估计正在反思过错。”
金铃听后,勉强一笑,默默的转过身,对周围弟子说道。
“打开阵门!”
众人应声后,山门原本空荡荡的门口,忽然发亮,石门的四个角,分别有几个凹槽,几个弟子,各执一块石头,飞身上去,将石头放入其中,一阵水波荡漾,山门的条纹水门露出一道人形通道,阵门已开!
“白凝长老,阵门已开!请!”
金铃潇洒的抱拳说道,对罗天,她故意没去理会。
当然,现在的罗天也没在乎这些,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自己说话,仰起头,客套的一笑,却看到金铃的一双冷眼,理都不理自己,扭过头去……
罗天一阵愕然,只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惹到她了?
白凝点点头道。
“走吧。”
楊八娘 子壹十四
罗天听后也没多想,只当自己看错了,踏步向石门外走去,前脚刚出阵门,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呼喊声。
“倪师兄!”
罗天没有反应,眼见就要出去了。
“倪师兄!!!”
罗天还是没反应,情急之下,畔妲一个飞扑,刚好抓住快要踏出阵门的另外一只脚。
“倪师兄……”
畔妲欲哭无泪的说道。
众人皆是不解,不由看了过去,发现是畔妲后,各自露出一抹古怪。
罗天发现被人拽住后,这才反应过来,愣头愣脑的回过头看向畔妲,不解道。
“畔妲?你来干啥?你跪在我面前作甚?有话起来说,又不是过年。可没红包给你啊!”
罗天下意识的回答,让众人不由翻起了白眼,纷纷晕倒……
“倪师兄……你在想什么呢,这么专心,我叫了你好多遍!”
畔妲哭笑不得的说道。
罗天摇了摇头道。
“有吗?我怎么没听到?”
畔妲顿时无语,金铃在一旁看见,心里瞬间平衡了许多,起码,能够证明,罗天不是故意不理自己……
“倪师兄今天在大殿上好威风,一定是得到师尊的奖励了!有些飘飘然吧!”
充满调侃的话,顿时惹来一阵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