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e1m7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信息全知者討論-第五百零七章 必然名動銀河的流派展示-0ya0v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
成为男爵后,林立上分的势头丝毫没有缓下来,反而越战越勇。
他每天都要打好几场,借着连胜加成,排名飞速跃升。
很少有谁能这么快的上分,倒不是连胜有多难。放眼银河几百连胜的强者多如牛毛,甚至几千连胜的都有,并不罕见。
罕见的是,一天好几场连胜,每天如此!
人家连胜,是赢一场,缓上很久,并且尽量把战斗安排在几天后,好有充足的时间了解敌人。
紫微一伙倒好,一天打好几场,中间往往只有两三个小时的间隔。
两三个小时,够分析什么?顶多把对手往日的战绩录像看一遍,都没有时间制定战术打法,训练针对性招数。
再厉害的分析师,也是有极限的!
敌人可能是氨基生物,可能是硫基生物,可能是沙茶人,可能是龙族。
很多强者,背后的团队几千人,就是因为让每个分析师专精针对一个种族。
情蠱:天皇總裁的私寵
像黄极这样,一个人包圆儿了针对所有种族的分析工作,世所罕见!
唯有皇者背后的团队,可能有这种‘全能教练’!
可以说,黄极这段时间的表现,把自己人都惊呆了。
众人了解的越多,就越明白,他们能在战斗中如鱼得水的背后,黄极展现了多么可怕的战术能力。
“老大简直是一手把我们抬上来了……”众人感慨万千。
打几个小时模拟战,一上场发现‘这题我做过’,给他们一种‘黄极若做老师,猪都能上哈佛’的奇妙感觉。
盖世双谐 三天两觉
尤其是恶龙、瓦力、亚当斯、白兰迪四人,他们的天赋相对来说最差,很明显感觉到自身处于不属于自己的段位。
面对黄极押题式的训练,已经无法自己琢磨出应对之法,越来越依靠黄极传授的答案。
倒是萨雅、菲斯、布兰度、阿兰、达罗等人,还在不断地进步。
“黄极,越来越多粉丝,找我讨教碎金体的用法,问我战斗中用的那是什么招式,我怎么回答?”布兰度突然问道。
黄极笑道:“教啊,你们几个学会的,都可以把碎金体的技巧传授出去。”
奶敌惊道:“啊?这可是不亚于黑方碑的技术!”
要说除黄极以外,紫微流学得最好的,恰恰是奶敌这名奴仆。
作为能量体生命,其本身就极其擅长操控能量,而且还擅长感应,所有种族的体内能量流动与变化,都逃不过光精灵的视野。
奶敌最近在跟着黄极练实战,黄极教祂如何碎金能量化,然后以入微之法,扰乱敌人体内的能量频率,乃至破坏分子稳定性。
“你这紫微流极其擅长破解敌人的技能,瓦解敌人体内的能量源,理论上,只要知道对方高能技的能量模型,任何招式都能破。任何人连招都发不出来,就输了。”
说着,奶敌全身瞬间碎金能量化。
只见他祂飞速点中不远处正在联系黑方碑的达罗,只一刹那,黑方碑就被破了,化作无数能量碎片崩解。
唰唰两下,奶敌环绕达罗摩擦一圈,达罗就感觉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连思维都迟钝起来,软趴在地上,丧失战力。
真是擦着就倒,戳中就完。
当然,这也是奶敌本身能级就太强了的缘故。
紫微流博大精深,祂也只是初步掌握了‘破法效果’,但越是研究深入,就越是意识到,这个流派的潜力。
碎金能量,不是一种破坏力多强的能量形式。宇宙各个文明通过各种基本力的结合、异变,已经发现了超过数万种能量形式。
论破坏力,它连电能都不如,根本排不上号,但却能影响干涉所有能量。
只要看穿敌人的招数,它相当于是破一切万法的弹药。
黄极欣慰道:“学得不错,如果你能只用氮级的能耗,就破解达罗的黑方碑,那就更好了。”
“是的,我只是入门,所以这么厉害的技巧,你要公开出去?”奶敌懵道。
黄极看着祂道:“为什么不呢?黑方碑不也人尽皆知吗?”
奶敌愕然,亚克是亚克啊!他公开出去,他也是最强,同样的招数不会有人比他用的更好。
亚克已经屹立在巅峰,可黄极才刚刚起步,竟然就要公开自己的绝学?
“以后你的流派别人用得比你这创始人还好,可怎么办?”
黄极笑道:“这不是挺好的嘛?紫微流将名动银河!”
“你……好吧,你毕竟是个教练,可能你志不在此吧。”对此,奶敌无话可说,既然黄极自己都不介意,祂又能说什么呢?
祂自己,也是得益于黄极这种心态,才学到了这样的绝技。
虽说学到了也没什么用,她只是奴仆。
……
随着紫微这些人依次进入男爵段位,他们也逐渐成名。
天才高手 殘痕
鬼妻來了 燃燒的板磚
粉丝主体不再仅限于诺母族,而开始有大量的其他种族。
银河战斗大会,是吸粉最快的途径之一。
因为交战的双方,都在直播,如果打得特别漂亮,很可能引起对手粉丝的关注。
。。。。
而对手,随机匹配,来自银河各处的种族都有。
紫微一伙又是连胜,又是新技能,虽然他们还只是在男爵段位,但名声已经不亚于一些伯爵战士。
尤其是当他们开始传授紫微流这个全新流派后,立刻引起了银河战斗大会官方高层的注意。
这天,在第六银河城,位于‘星界树状结构’顶端的凤凰星街区,有一座比龙琴湖还要壮观的‘冰雕’。
它由干冰构成,高三百万公里,描绘的是银河无级别混战的第六名。
守护甜心之梦想 甜蜜岚之凤
其形状,完全超出了常人理解,千丝万缕,如同亿万菌丝构成,浑身还长满了近似蘑菇的子实体,奇形怪状,各不相同。
整体结构也很不对称,完全违背人类审美。
这样的怪物冰雕,正是第六银河城总督府。
位于冰雕深处,有一片宽阔的空间,一名威猛的龙族,失重地飘在里面。
其身长算上尾巴,足有五百米!光大犄角就有九十米,两大犄角中央的头顶上,有一团红彤彤的能量体浮动着,能量体中还有数十颗细碎的荧光飞舞。
巨龙身上鳞片层层叠叠,有暗红色金属光泽,还氤氲着雾气。
从这些成分来看,它至少三重混基!早已不是纯种龙族了。
“总督大人,又有新流派出现了。”一名只有二十四米高的母龙,飞进这片空间说道。
她头上与后颈飞扬的毛发,正是雌性的象征。
“啊,知道了,阿虚,让我再睡会儿。”威猛的巨龙眯瞪开一只眼,又闭合上了,胸腔里传荡出慵懒的声音。
“是不亚于黑方碑的技巧哦。”名为阿虚的母龙悠悠道。
“哦!?”巨龙总督瞬间两眼全部睁开,其两颗眼珠子,根本就不是眼珠子,而是两团激发态的等离子球,睁眼的瞬间如旭日东升,把整片空间照得通亮。
“亚克的新技能?”他洪钟般的声音说道,再无慵懒之意。
阿虚摇晃着尾巴说道:“不是哦……”
巨龙总督瞬间又闭了眼,说道:“调皮。”
阿虚笑道:“是有人开发出了类似亚克的技能,入微程度类似,但效果截然不同,你看……”
说罢,阿虚的两只前爪,包裹了一层金色。
巨龙总督并没有再睁眼看,他头顶红彤彤的能量体,突然飞出了脑门,如一道流光落到阿虚面前。
不多时,这团能量体就成了缩小版的龙族。
原来这仅有十二米高的能量生命才是他的真正本体,庞大的巨龙身躯,只是他的一部分。
“全新的能量形式,很好,我试试。”巨龙总督看出了碎金体的妙处,尝试着用出来。
但他伫立半天后,尴尬道:“怎……怎么用?”
阿虚说道:“你自己查,你可以关注一个叫紫微迪奥的人,他的虚拟空间有详细的教程。”
巨龙总督伸出爪子,阿虚白了一眼,将自己的光脑交给他。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总督名义上常年值班,实际上都在睡觉,连光脑都很多年不用了。
“唔……嘶……啊……嗯嗯……昂?呃……”
总督看完之后,开始发出各种思索地怪声。
阿虚无语道:“别哼哼!”
总督说道:“这绝对不是他发明的,这种碎金能量,用处太广泛了,如果搭配强大的电磁感应、微观视觉与超速分析,简直是所有能量的克星。”
阿虚点头道:“的确不是这个叫紫微迪奥的人发明的,它是个全新的流派,讲究的是内在能量瓦解,以达到破除敌人攻击,类似缴械的效果。”
“这叫紫微流,已知最早的源头,是这个叫紫微黄极的人,他是迪奥乃至十几名氮级战士的主教练,正在集体上分,已经六十多连胜了。的确是很不错的流派。”
总督摇晃着能量尾巴说道:“何止是不错?你到底有没有看懂这个流派的可怕之处?”
阿虚不解道:“可怕?再好的流派,也要看使用的人,有何可怕?”
总督说道:“道理是这样,但这个流派可以进化!”
“你想啊,只要你解构了黑方碑,就可以瓦解掉黑方碑。这意味着此流派,可以不断地解构别人的技能,而丰富自身的用法,成为所有招式的克星。”
阿虚一愣,好像的确是这样。
所有流派都已经开发到极限,打法风格固定,无非就是考验选手个人的发挥。
可紫微流不同,这是个‘知识量’越大,威力就越大的流派!
总督严肃道:“碎金体能量的技巧,如果让那些顶尖文明得到了,他们调动庞大的人力物力,很快就能收集世间一切能量招数的模型,并且一一研发出具体的破解之法。”
穿越之嫡女戰天下
“将这些东西全部总结成一个‘专杀库’,以后纵然有什么新招出现,只需要幕后庞大的研究团队,不断地填补‘专杀库’就行了。”
“那些文明借此,便能教出许多紫微流大成的强者!”
阿虚惊道:“可以这样吗?这是多么浩大的工程!而且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同样一招高能热弹,每个人使用的能量频率和内在构型是不一样的。”
“并不是说一招鲜可以吃遍天,不同的敌人,同一招也会有不同的解法!”
“最终,还是要归结到使用者的个人能力上。”
总督感慨道:“再庞大的工程,也耐不住文明钻研的力量!在技能专杀库的基础上,耗费更多的人力,去构建‘强者专杀库’,难得住高等文明吗?”
“不必钻研所有人,想对付谁,就去花时间收集他的资料,构建其专杀,足以完克对方。”
女侠,放开那个长官
“顶多说真正的强者,可以临时改变自身习惯,随心发挥,不滞于形,不会被天克。但普通的强者呢?”
“如果不学这招,就很难战胜学了的人,最终就只能人人都学!”
“只有紫微流能抵抗紫微流,所以哪怕不喜欢,也得学,否则就没法打!”
“毫无疑问,紫微流必然名动银河,成为最受追捧的流派!”
阿虚呢喃道:“这样的流派,这个黄极竟然公开出来了?”
“为什么?他除了收获名气,没有任何好处!”
总督哼道:“就连名气,也只是刚开始有,以后迟早会出现,紫微流用的比创始人还厉害的强者。”
“等各大文明把这个流派发扬光大,谁还记得他?”
“届时,黄极这个创始人,早就被甩到后面去了,他一个人的研究速度,怎么可能比得上国家机器?比得上那些真正的大势力?”
“只要他没有名动银河的实力,就不配成为这派系的创始者,继而也就不会被记住。”
“以创始者为名的流派,只有亚克!因为他无敌!”
“短视!这个黄极太短视了,他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
“他应该等自己成为巅峰强者,再公开这流派的精髓,而不是自己都没开发到极致,就往外传。”
阿虚说道:“真是可惜了。不过至少现在,他是这个流派掌握最深的人,总督你好武成痴,如今辖区范围内,出了这么个强大流派,不见见他?”
“也许他还有真传,没有公开。”
总督沉吟道:“再看看吧,他不是在带人冲分吗?看看他能冲到哪一步,若是什么公爵、侯爵就止步了,我也没有讨教的必要。”
“紫微流从是网络公开的,没几人知道他的现实位置。你把他们的位置保密,消息封锁,然后再盯着就行了。”
阿虚点头道:“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