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dy0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 txt-第五百二十八章 令人疲憊的擴張速度分享-py7te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在接下来的两个时辰中,云渺和云小梅祖孙两个算是彻底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剑崖速度’。
苏礼花了一刻钟的时间在那座大楼的顶部布置了一个传送阵,随后就有剑崖教的门人源源不断地从内中走出,同时与苏礼进行交接,了解这边天境城中的大致情况。
那传送阵的出现令云渺是一阵激动,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珍宝阁在这种传送阵的帮助下立刻就能够将生意拓展到整个中洲!
并且有传送阵几乎毫无耽搁的远程传送,珍宝阁的优势将比中洲其他商行要巨大得多……而这前提是,他珍宝阁必须与眼前的剑崖教捆绑在一起。
剑崖教传送过来的元婴剑修倒不是洞冥境的强者,但是云渺却是一丁点轻视的感觉都不敢有。
因为这位剑崖真君哪怕修为比他低了一档,但是那一身气魄与元神修为却是给他带来了太深的印象了。
这就仿佛这位剑崖真君距离洞冥境也只是一线之隔,那真的是只要对方想要,就能随时一脚迈过去的感觉啊……
有一点苏礼是一直没有了解到的……那就是不只是剑崖教的几个高层在压制自身修为,事实上许多剑崖真君都在或多或少压制自身的修为!
不得不说,对于剑崖教的剑修们来说或许最难的反而是金丹到元婴要度过的那一次天劫,而天劫之后元神滋生,从体修开始转变成更侧重于心灵修为之后……尤其是在《东明心经》的加持下,他们的修行速度那个叫做快。
这是剑宗时代的先辈们一次次舍生忘死留下来的遗泽,他们造就了如今剑崖弟子的剑修之心。
尤其是在经历了灭宗之难的这三代人来说,他们的内心早就被磨砺得如同手中的剑一般坚韧而锐利。
再加上有那心魔界的存在,也是在无声无息间将众人的心灵力量不断向前推动着……
于是他们不少人都享受到了此前只有苏礼才有的感受……还没怎么修炼呢,怎么这修为就蹭蹭蹭地往上涨了?
有时候修为涨得太快也是一种烦恼,对于个人来说倒是没什么后患,但是对于整个教派来说却是难免出现了传承上的断层。
第四代弟子除了北光一个人以外还每一个能出来行走,结果在山门前的知客弟子都已经是金丹真人了……这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仿佛是在炫耀,可是对于剑崖教来说却是真的无奈。
所以在剑崖教的当代、二代以及三代弟子心中,提升自己修为早就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反正他们有顶尖战力也有中坚,所以耐下心来扎实自身根基乃至发展自己的道路才是重点。
于是原本给人偏激感觉的剑崖教不知不觉中就是风气一变,每一个剑修的剑都握得更稳了,而他们挥剑的力量却也更强了……
云渺也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包括苏礼来说,通过传送阵来到这边的剑崖门徒都对这近天原的天境城并没有多大在意。
他们在通过传送阵之后大多都会感慨一下此处天地元气的充沛,然后就没什么太多的表情了,只有一种深深的疲惫以及对苏礼隐含‘敬畏’的表情。
所以直至苏礼带着他的小孙女上路离开了之后,云渺还是忍不住问了下身边的剑崖门人:“霄云子道友,这位苏公子在贵教很有威信?看起来你们都很怕他?”
富婆妈咪的天才儿子们 素小颜
被剑崖教拍到天境城驻守的便是霄云子了,从这点上也能看得出剑崖教对这中洲的首个落脚点十分重视。
他听了面皮就是抽搐了一下……原本他还因为自己是玄虞子的弟子而对曾经的剑宗宗主之为有过妄想,但是现在他却知道自己和自家师父注定了只能当好给苏礼‘擦屁股’的角色。
于是他长叹一声道:“那是我们的圣子,自然是人人爱护敬畏……至于说怕……我们只是怕他再弄出点事情来。剑崖虽大,但是人手不够了啊!”
地盘扩张太快,以至于门人弟子疲于奔命……这可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
云渺听了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感同身受……他也是自从嫁了九个孙女之后,云家的势力就不受控制地膨胀了起来令他分外劳神担忧。
他觉得霄云子该是‘自己人’了,于是忍不住问道:“这天境城,比之剑崖如何?”
霄云子听得出他炫耀的意思,但也没怎么太过放在心上,只是答道:“风光明秀各有千秋,就是天地元气太过充沛了一些,不利于我辈剑修砥砺锋芒。”
云渺:“……”
他说不出话来了,就觉得这群剑崖教的人都‘有毒’吧……
……
————
苏礼带着新的‘跟班’来与同门汇合了。
景晨与月剑早就等在这里,他歪着头看了看跟在苏礼背后亦步亦趋的云小梅问:“我记得这是珍宝阁的女店员吧?”
云小梅想要说话,但是欲言又止,只能看向苏礼等他介绍自己。
论未来
苏礼看到‘懂规矩’的云小梅不由得莞尔,于是说道:“这是小梅,这天境城云家的代表……对了,我刚和这天境城的云家谈妥了一项合作,以后我们剑崖教将会在这里开设分部别院。”
景晨良久无语,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我说怎么好像感应到了同门真君的气息,原来如此……”
拥有了传送阵,尤其是有了苏礼这个一言不合就随地布阵的家伙,他就觉得这次肩负重大使命的西行之路……其实压根就没离开剑崖山门多远。
随后没过多久,其他人也都到齐了。
只是让苏礼有些在意的是,北光似乎有些心事重重。
“怎么?有什么收获吗?”苏礼笑着问了一句。
警神 靜夜寄思
“收获还蛮大的。”北光答道,说着他就又掌心摊开一物……
苏礼无语地看着北光掌心躺着的又一枚‘大衍学令’,然后目光自然而人地就飘向了徒弟脚边的那条土狗。
倒是小梅瞪大了眼睛吃惊了一阵,然后说道:“早就听闻大衍学宫每次开山门之前都会散发一些经过修饰掩藏的学令随机入世,给天下有缘之人入学的机会……却没想到我天境城中竟然会出现这么一枚。”
苏礼对此不发表意见……这枚大衍学令不是出现在天境城,只是因为它要出现在北光的手中才对!
所以他对此也只是顺水推舟地说道:“如此你就收起来便是,这是你自己找到的机会。”
盛寵之霸愛成婚
北光倒是并不怎么太在意这大衍学令的样子,他只是有些为难地说道:“可是师父,当时我买下这枚学令的时候它就自己忽然间变成这个样子了……周围的那些商贩看我的眼神很不对劲的样子。”
苏礼听了拍了拍自家弟子的脑袋道:“你在担心什么呢?和师父在一起,有什么可在意的?”
北光想想也是,他说起来可是剑崖圣子的弟子……而剑崖圣子,那可是整个剑崖的宝贝!
于是一行人在这天境城短暂停留之后,就继续西行……大衍学宫在中洲正中的一座大山‘昆仑山’上,要到达大衍学宫,那还得要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要走。
近天原外依然是一片宁静的样子,似乎这整个近天原上都会因为这份寂静而减少杀戮与争端。
当然这种想法终究是过于天真了,因为当那天境城消失在视野范围内之后,都有一些阵道修为的景晨和苏礼就同时发现了前方的不妥。
“有人布置了幻阵埋伏。”景晨微微皱眉,停下了脚步。
苏礼二话不说,直接面前虚空凝符施展渡厄破禁符。
符法神光照射出去,却是将这本就不是怎么太过高深的隐藏手段给破了个干干净净……破禁符直接扰乱了对方的隐藏幻阵的力量流动,使之瞬间失去了效果。
就见一群二十三人修士落了出来,他们面面相觑,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没有丝毫准备。
重生校园:千金归来
他们没什么准备,但是景晨的反应就极快了……
隐藏幻阵、阻于道前、人数众多等一系列敏感词汇过了一下脑子,在剑崖教中以‘智慧与冷静’著称的景晨直接就放出自己的剑器,如同流星坠落一般对着面前众修士中修为最高的那个轰了过去!
这是他独立于‘弈星剑阵’外的另一招剑技,专门为了施展宗门‘礼仪’所用,便是叫做‘坠星剑’。
景晨可是剑崖教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更是修炼了《东明星照经》的前二重天,这一身法力凝练当真是可以碾压任何同层次强者了。
就见那群修士中领头的那人脸色大变地连忙使出各种手段防御,这种一个照面就直接动手来一剑的风格似乎令这中洲的修士十分不适应。
眼看景晨都已经动手‘行礼’了,苏礼的名字里还带个‘礼’字呢,怎么能缺少了礼数?
所以他直接丢出了如今大多数时间只是作为一件收藏品的冷芒剑,然后施展出了‘玄寒千芒剑’……
他没做得太过分,毕竟他是靠则一招剑技灭杀数万人的。这一次只是按照字面意思幻化千道剑气而已。
但是面前挡路的那二十几个中洲修士就有种哔哔了那啥的感觉,忽然间就大祸临头……